CWT46《Everlasting Love》新刊試閱(完稿版)


▼此為實體本部分內文,非完整內容
▼之前的試閱是誤釋出的草稿,已於7/31置換為完稿版試閱

「喂?」電話一接通,思念多日的嗓音隨即灌入耳中。
「勇利,商演順利嗎?」維克多的嘴角不自覺地勾出上揚的弧線。
「嗯,晚點接受完採訪,所有行程就結束了。」勇利說。
「這樣啊,大家過得還好嗎?」維克多問。
「都很有精神,還一直問我為什麼你沒有一起回來。」勇利回答。
「對不起,我居然會忘記帶馬卡欽去檢疫。」維克多語帶歉意。
「沒關係,你的記性我已經領教過很多次了,馬卡欽呢?」勇利沉聲問。
「已經睡著了…勇利,我好想你。」維克多垂下眼睫,聲音低啞。
「我也是。」勇利暗啞地哽著聲。
「勇利,你明天搭幾點的班機?我去機場接你。」維克多說。
「維克多,」勇利深吸口氣後,緩緩說道:「我決定留在日本,不回聖彼得堡了。」
「咦?」勇利出乎意料的話語令維克多反應不過來。
「我覺得我們暫時分開比較好。」勇利決然地說。
「為什麼?」維克多詫異地問。
「我希望你能專心準備比賽。」勇利解釋。
「就算你待在我身邊,我也能專心準備比賽啊!」維克多反駁。
「你不是說過身兼教練跟選手很擔心能不能回到以前的狀態嗎?」勇利把維克多曾說過的話原封不動地還給他。
維克多猛然驚醒,映入眼簾的是總愛爬上床一起睡的愛犬。
「好險只是夢……」維克多坐起身,環顧周遭,日光從落地窗簾底下的縫隙流瀉進房,時鐘的指針駐足於數字六。
床的另一邊空蕩蕩的,維克多的手指摩娑床單,思念之人所留下的餘溫早已消逝,寂寥如玻璃般撞成鋒利的碎片,一片片扎進心口,引來一陣刺痛。
「汪 ?」馬卡欽疑惑地望著維克多。
「馬卡欽,」維克多一把抱住馬卡欽,泫然欲泣地說:「我們早點出門去機場等勇利吧。」

勇利凝視著機艙小窗外的雲絲發楞,思緒紛亂,盤據心頭的疑問仍未解明,維克多從自己身上獲得了什麼?
愛,這是他現在唯一想得到的答案,除此之外呢?
俄羅斯當代傳奇僅因一席醉話而休賽一年、遠渡日本來當自己的教練,想必跌破不少人的眼鏡吧?說不定連維克多自己也萬萬想不到……
一踏入俄羅斯國門就看見維克多朝自己飛撲而來,彼此緊密相擁。
「歡迎回來。」維克多微熱的鼻息在勇利耳畔徘徊。
「我回來了。」勇利閉上眼,沉浸在熟悉又令人安心的氣息中。
「勇利,你猜出來了嗎?」維克多低聲問。
「愛?」勇利試探。
「答對了, 」維克多深邃的眼眸盈滿笑意:「那另一個呢?」
「……」勇利睜開眼,緘口不答。
「猜不出來的話就算我贏了喔?」維克多說。
「就算你贏吧。」勇利說。
「真的?」維克多喜出望外。
「真的,你出這種題目太奸詐了,我根本想不出來你從我身上獲得什麼。」勇利邊放開維克多邊抱怨。
「是你自己說只要是關於我的題目都可以、隨便我出的。」維克多回擊。
「唔……」勇利無可辯駁。
「勇利你就乖乖認輸吧,今晚的主導權在我手上!」維克多眨了眨眼。
「好啦,我認輸就是了。」勇利嘴上這麼說,心裡卻尚存一絲不甘。
「那我們趕快回家吧!」維克多一把摟住勇利的肩。
「你太著急了吧?」勇利說。
「當然著急,我已經好久沒碰勇利了。」維克多說。
「明明才幾天而已。」勇利說。
「汪!」馬卡欽用後腳站立,前腳搭上勇利的身軀。
「你看,連馬卡欽都在催你。」維克多說。
「真拿你沒辦法,我們回家吧。」勇利無奈地笑了。

勇利凝視著機艙小窗外的雲絲發楞,思緒紛亂,盤據心頭的疑問仍未解明,維克多從自己身上獲得了什麼?
現在唯一想得到的就只有愛,除此之外呢?
俄羅斯當代傳奇僅因一席醉話而休賽一年、遠渡日本來當自己的教練,想必跌破不少人的眼鏡吧?說不定連維克多自己也萬萬想不到……
一踏入俄羅斯國門就看見維克多朝自己飛撲而來,彼此緊密相擁。
「歡迎回來。」維克多微溫的鼻息在勇利耳畔徘徊。
「我回來了。」勇利閉上眼,沉浸在熟悉又令人安心的氣息中。
「勇利,你猜出來了嗎?」維克多低聲問。
「愛?」勇利試探。
「答對了, 」維克多深邃的雙眸盈滿笑意:「那另一個呢?」
「……」勇利睜開眼,緘口不答。
「猜不出來的話就算我贏了喔?」維克多說。
「嗯,就算你贏吧。」勇利說。
「真的?」維克多喜出望外。
「真的,你出這種題目太奸詐了,我根本想不出來你從我身上獲得什麼。」勇利邊放開維克多邊抱怨。
「是你自己說只要是關於我的題目都可以、隨便我出的。」維克多回擊。
「唔……」勇利無可辯駁。
「勇利你就乖乖認輸吧,今晚的主導權在我手上!」維克多說。
「好啦,我認輸就是了。」勇利說。
「那我們趕快回家吧!」維克多一把摟住勇利的肩。
「你太著急了吧?」勇利說。
「當然著急,我已經好久沒碰勇利了。」維克多說。
「明明才幾天而已。」勇利說。
「汪!」馬卡欽用後腳站立,前腳搭上勇利的身軀。
「你看,連馬卡欽都在催你。」維克多說。
「真拿你沒辦法,我們回家吧。」勇利無奈地笑了。

▼以下為H試閱,擷取片段釋出,非完整篇幅,R18,未成年請勿點閱

維勇H
「維克多,你太慢了。」勇利嘟囔著環抱住維克多。
「對不起。」面對勇利的怨懟,維克多回以啄吻以示歉意。
勇利貼在維克多耳邊細語:「我很想你。」
「我也是。」維克多親吻勇利的眼角。
「維克多,直接進來吧。」勇利挑逗意味濃厚地輕撫維克多的背脊。
「嗯。」維克多緩緩地將陰莖插入。
「唔……」聽到勇利的悶哼,本想開始抽送的維克多暫緩動作。
「勇利,還好嗎?」維克多輕聲問。
「嗯。」勇利伸手捧住維克多的雙頰,深深一吻。
「勇利……」維克多溫情凝視勇利,緩慢地抽送。
勇利雙眼迷濛,醉心於貫穿、填滿體內的溫熱,挺立的陰莖溢出絲絲白液,維克多輕喘著繼續深入,小心翼翼地,以往與勇利交歡都毫無餘裕,這次也不例外,勇利的每個呼吸、每個動作、每個表情都牽動著心,捨不得錯過任何細微的變化,他不禁思索自己過去曾否如此珍視過一個人。

勇維H
半晌過後,整理大功告成,勇利褪光衣服爬上床,給維克多一個點到為止的吻,維克多將勇利的手掌拉上自己的胸膛,心臟的鼓動透過掌心傳遞過來,清楚強烈的節奏莫名令人安心。
勇利輕咬維克多的側頸,像昨夜維克多對自己做的一樣,在頸項留下鮮明的緋色印記,濕熱的舌尖從鎖骨舔吮到乳頭,勇利的挑逗依舊拘謹且略帶笨拙,以往維克多都會眼神寵溺地靜靜享受,但今天他可沒那種耐性。
「勇利,快進來。」維克多按捺不住地催促。
「可是……」勇利有點遲疑。
「勇利花太多時間整理東西了,讓我等好久。」維克多抗議。
「……」聽到維克多的話,勇利原已熄滅的怒火一瞬復燃,將對方壓倒在床。
「咦?難道你剛才在生氣?」維克多問。
「那還用說。」勇利說。
「為什麼?」維克多一臉不解:「因為我一直吵你?」
「不是。」話一說完,勇利飛快地吻上維克多,吞去他來不及出口的追問,將舌尖探入口腔,捲起齒列後的舌頭交纏。
勇利抓著維克多的腳踝,緩慢地將脹大的陰莖推入維克多體內,溫暖緊密的包覆讓勇利的理智在情慾中載浮載沉。

Related Post

One thought on “CWT46《Everlasting Love》新刊試閱(完稿版)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