無色世界染上夏虹之色(試閱)


▼此為實體本部分內文,非完整內容

1
盛夏的陽光穿透枝葉縫隙傾瀉而下,將雨後泥濘的地面綴上耀眼的金色光斑,泥土混雜腥澀而濕黏的氣味灌入鼻腔,汗水浸溼的上衣緊貼肌膚,稚幼的奕初緊拽著年長七歲的樹月往山林深處疾步前行,四周愈漸濃密的草木猶如野獸傾巢而出,欲將脫離水泥山道的兩人盡吞入腹。
「奕初,你到底要帶我去哪裡?」樹月不安地問。
「秘密。」奕初淘氣地回答。
「雖然是座小山,但偏離山道還是很危險的,我們回頭吧。」樹月說。
「放心吧,如果遇到熊,我會保護你的!」奕初意氣風發地說。
「……」樹月慎重斟酌著言辭,不想讓這座山無熊出沒的事實傷到八歲孩童的心。
「到了!」就在樹月陷入思考時,奕初神采飛揚地宣告。
「咦?」樹月訝異地往前一步,與奕初並肩而站,久居的市鎮全貌映入眼簾,
「很美吧?」奕初的餘光窺伺樹月的側臉。
「嗯,」樹月凝視著景色,瞇起雙眼、揚起嘴角:「你是怕彩虹消失才這麼急著上山吧?」
「……」奕初看得出神,結識至今已不知被樹月的微笑迷惑多少次。
「奕初?」沒得到回應的樹月不解地轉向奕初。
「樹月,請跟我交往吧。」奕初脫口而出。
「咦?」樹月訝異地凝視奕初。
「啊,」奕初猛然回神,一臉心慌地說:「對不起!剛才的話請當作沒聽到!」
「呵,」樹月瞇起雙眼,莞爾地說:「好啊,如果你長大以後還喜歡我的話,結婚也可以喔。」
「真的嗎?」奕初的眼眸閃爍著耀眼的光輝。
「真的。」樹月撥了撥被突如其來的風打亂的漆黑瀏海。
「約好了,絕對不能反悔喔!」奕初目光熠熠。
樹月還來不及回答,一道刺眼的光芒倏然閃過,他下意識地闔上眼,再次睜開眼時,闖進視野的不是奕初熟悉的笑臉,而是一面平凡無奇的天花板,意識到剛才的一切只是場夢,眼角微濕地坐起身,發現昨夜肉歡一場的男子仍處酣夢。
樹月躡手躡腳地下床,穿好衣褲,寫下便條,拎著隨身物品走到房門前。
「請等一下。」男子的聲音突如其來地灌入樹月耳中。
「有什麼事嗎?」樹月背對著男子開口。
「你是李樹月對吧?」男子試探性地反問。
「不是,你認錯人了。」一直使用化名去接受上床邀約的樹月決定繼續隱藏真名。
「這樣啊,抱歉,我請你吃頓飯當作賠罪吧。」男子說。
「上床之外的邀約請容我謝絕,沒其他事的話我就先告辭了。」樹月落下冰冷如霜的話語後,一腳跨出房門,頭也不回地揚長而去。
「真不愧是對所有上床邀約來者不拒卻拒絕跟任何人深交的冰山美人。」男子望著緊閉的房門感嘆,下一秒從長褲口袋中摸出手機,撥通後說:「確認是李樹月沒錯,現在正走出旅館,這樣委託就完成了,報酬請匯到我之前給的帳戶。」
「我知道了,謝謝。」電話另一頭說完便倉促掛斷。

樹月頹喪地離開旅館,雙腳如綁上鉛塊般沉重,漆黑的夜空無星無雲,就如同那天與奕初一同望見的天空般清朗,眼淚抑制不住地奪眶而出,他慌忙抬手擦拭,對尾隨之人毫無所覺。

 

2
樹月嘶嘶吸著鼻子,緩步穿越滿是喧嚷的街道,紛亂的思緒如陶瓷裂痕無垠延伸,想不到懷念的夢竟然比時常來訪的惡夢更令人難受。
突然,樹月的右肩被人從後方搭上。
「是誰?」樹月嚇得縮起身子,回頭一看,是一名高自己半個頭的男子。
「樹月,好久不見!」男子展露出燦陽般的笑顏。
「……」樹月盯著男子上下打量,一點印象都沒有,來到這座城市後,除了宇凡外,他徹底迴避與人深交,唯一的可能性只有床伴。
「怎麼了?我臉上有什麼東西嗎?」男子抬手摸了摸臉頰。
「沒有,不好意思,請問你是哪位?」樹月問。
「你不記得我了?」男子一臉詫異。
「抱歉。」樹月冷冷地道歉,他不認為有必要記得自己跟誰上過床。
「我是奕初!你不記得了?」男子的聲音略顯著急。
「咦?」樹月呆愣地望著奕初,以前得低頭俯視才能目光相接的奕初什麼時候長這麼高了?
「嘿嘿,想起來了吧?」奕初莞爾一笑。
「嗯,」樹月迅速恢復了冷靜:「你是怎麼找到我的?」
「這個嘛…該怎麼說呢……」奕初支吾其詞。
「算了,這不重要,你找我有什麼事?」樹月問。
「還用問嗎?當然是要問清楚你搞失蹤的原因啊!」奕初回答。
「我只是想和你斷絕往來而已。」語落,樹月自顧自地邁開腳步,繼續前行。
「為什麼?」奕初追上來,與樹月並肩行走。
「因為我討厭你。」樹月違心地說。
「我要聽真正的原因。」
「我已經告訴你了。」
「騙人。」
「我沒騙你。」樹月在一幢公寓前停下。
「啊,這是你現在住的地方嗎?」奕初跟著止步,抬眸端詳眼前的高聳建築。
「……」樹月不發一語地打開一樓大門,乘上電梯。
「等一下。」奕初飛快地衝進電梯。
電梯緩慢上升,凝重的沉默在兩人之間持續堆積,直到電梯門再度開啟。
樹月踏出電梯,佇立在自宅門前,邊從包包中翻出鑰匙邊說:「奕初,回去吧,以後別再來找我了,就當作我們從不認識。」
「不要。」奕初隨著樹月步出電梯。
「潘奕初,拜託你適可而止。」樹月厲聲道。
「你還是這麼不擅長說謊,」奕初牽起樹月的手,嘆息似地說:「跟我說實話好嗎?」
「我已經說實話了,信不信是你的事。」樹月甩開奕初的手,打開門鎖。
「樹月,如果你不說,我就不回去。」奕初堅定地宣告。
「隨你便。」樹月逕自走進家門。
被擋在門外的奕初無奈地嘆口氣,倚著牆席地而坐。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