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Preface

一彎勾月斜掛在不見半點星光的漆黑夜空,莫危隻身一人佇立在蜿蜒至地平線另一端,兩側是一望無垠的枯樹群,死氣沉沉的染黑視野,乾枯的樹枝好似張牙舞爪的野獸,他緊繃著神經,戰戰兢兢的反覆環顧四周,冷汗從他額角滑落,手心因緊握著拳而刻上又深又紅的指甲印。
突然,不知從哪傳出細碎的腳步聲,莫危四下張望,卻望不見任何身影,腳步聲逐漸逼近,心臟在層層堆疊的恐懼中愈跳愈快,呼吸也隨之急促起來,腳步聲在他 身後不遠,約三步之遠的地方止住,下一秒,有東西貼上他的背,兩道溫熱倏地攬住他的腰,冷顫經他背脊從腳底竄到頭頂,他奮力掙扎,愈是掙扎,束縛就愈緊, 在莫危放棄抵抗之時,一陣暖風忽地拂過耳際,他身子一縮,掉了滿地的雞皮疙瘩。
猛然驚醒,莫危的雙眸眨了眨,方才的一切原來不是場單純的夢,確實有個不同於自己的體溫從背後環抱住自己,該死!小冷又趁夜摸上他的床!
小冷敏銳地察覺到莫危的轉醒,不自覺的嘴角上揚,刻意不喚醒主人,還把設定好的鬧鐘關掉,為的就是這一刻。
莫危一點一點蹭著,小心翼翼地挪動身軀,要是動作太大,把小冷吵醒就糟了。
小冷忽地收緊手臂,將莫危擁得更緊。
莫危瞠然,不敢再動。
小冷湊近莫危的耳際,柔聲道:「主人,早安。」
「哇啊啊--」莫危使勁掙脫小冷雙臂的禁錮,慌忙跳下床,衝出房間。

培根和蛋在煎鍋裡滋滋作響,烤得恰到好處的土司金黃酥脆,散發著淡淡小麥香,熱牛奶在馬克杯裡吐出熱騰騰的白霧,阿浩關了爐火,把培根及荷包蛋一一裝盤,看著廚房吧台上排列的三人份早餐,阿浩滿意的微微一笑。
就在此時,莫危突然神色驚慌地跑進廚房。
「老大,早!」阿浩笑著問候,他已經習慣老大每天早上衣衫不整地從房間逃到廚房,上星期二晚上老大拒絕小冷主動的侍寢,隔天一大早就看見老大顧不得上身睡衣的扣子全解跟僅著內褲的下身,手抓著睡褲,一臉驚恐的衝進廚房……當下,他對小冷感到敬佩萬分!
「早安,阿浩,說真的,再這樣下去,我遲早會腦神經衰弱……」莫危萬般無奈的說。
「老大,小冷是你叔叔特地送的,可不能隨便轉手,你叔叔的性格古怪,陰晴不定,要是惹惱他就不好了。」阿浩說。
「這我也知道,叔叔的勢力不小,我不想也不敢跟他槓上,我也想過跟叔叔商量,看能不能把小冷還給他,後來想想,小冷回去肯定不會受到什麼好待遇,我就作罷了。」莫危嘆氣似的說。
「老大,你人真好,居然可以因為同情而輕易犧牲自己的貞操。」阿浩說。
「阿浩!我怎麼可能因為同情就犧牲自己啊!我到底該怎麼辦啦!貞操危機什麼的煩死人了!」莫危氣急敗壞的吼道。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