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pisode.3

清晨六點,天色濛濛未亮,十六號仍在房裡熟睡,整夜輾轉難眠的莫危披著外套鑽進廚房,隨手搶走阿浩正要倒進鍋中的牛奶,在廚房裡不斷來回走動。
「老大,你搶走我的牛奶就算了,但你可以不要這樣走來走去的嗎?會害我分心。」阿浩出聲抗議。
「拜託!做個早餐是要有多專注!」莫危沒好氣的說。
「老大,十六號他……」阿浩還沒說完就被莫危打斷:「我昨晚為了這事睡都睡不著!怎麼有人能在這麼短的時間裡喜歡上別人啊?」
「一見鍾情你沒聽過?」阿浩說。
「我才不相信一見鍾情,等等!十六號他該不會是因為我比他的舊主人對他還要好,所以就對我產生好感,誤以為自己喜歡上我了吧?」莫危深感不妙。
「不可能,我看得出來十六號是認真的。」阿浩擺擺手說。
「你看的肯定不準!」莫危說。
「別這樣啦,你就給十六號一個機會嘛。」阿浩說。
「阿浩,你是怎樣?」莫危問。
「沒有啊,我只是很單純的跟十六號同一陣線而已。」阿浩說。
「你沒事跟他同一陣線做什麼啊!」莫危說。
「我是為你著想才跟他同一陣線耶,跟十六號這樣的人談戀愛肯定會很幸福。」阿浩反駁。
「最好是會很幸福!」莫危嗤之以鼻。
「老大,你相信我。」阿浩正色道。
「拜託!你也不想想他跟我差幾歲,而且我們兩個都還是男的,你叫我試著跟他談戀愛?想都別想!」莫危說。
「戀愛是不分種族、性別跟年齡的!」阿浩說。
「種族不分我贊成,年齡我也可以接受,但性別我就是沒辦法啊!」莫危說。
「你這輩子沒喜歡上男生就算了,連女生都沒喜歡上過,你怎麼能肯定自己不是同性戀?再說同性戀也沒什麼不好啊!你這死腦筋!你爸跟你叔叔都私奔到國外去了,還有什麼不可以的?」阿浩說。
「他們果然是私奔!我早就覺得他們有問題!」莫危說。
「老大,不要轉移話題。」阿浩說。
「唉,好啦,我慢慢試著去喜歡他這樣總行了吧!」莫危說。
「你可不要隨便敷衍我啊。」阿浩略顯不滿。
「好啦、好啦!」莫危不耐的回應。

幾個星期過去,十六號似乎已熟悉環境,逐漸從不知所措中脫出,顯現令莫危頗為驚訝的聰穎,在短短四天內掌握注音符號,之後更勤奮地天天翻字典認字,甚至提筆學寫字,此外,他還跟阿浩學習如何打理家務,從一開始的掃地、拖地到現在已經可以進廚房擔任阿浩的助手。

夜半時分,為工作熬夜的莫危被突如其來的飢餓感糾纏,無法靜心面對電腦螢幕上的數字報表,無奈之餘他起身往廚房闊步而去,行至走廊轉角,赫然發現廚房的燈竟亮著,裡面不時傳出廚具相互碰撞、摩擦產生出的金屬聲響,探頭一看,十六號正站在瓦斯爐前,一手握著湯杓攪拌著鍋裡的湯水,一手拿著鹽罐。
「十六號,你在做什麼?」莫危問。
「主人,我在練習煮飯。」十六號回答。
「都這麼晚了還在練習煮飯?」莫危有些訝異,這孩子未免太過認真。
「我想趕快學會,煮給主人吃。」十六號說。
「是喔……」莫危頓時語塞,臉上不自覺地染上紅暈。
「主人,」十六號停頓幾秒後說:「請你為我取名字。」
「取名字?」莫危說。
「是的。」十六號說。
「一定要我取嗎?讓阿浩取不行嗎?」莫危問。
「我希望我的名字是主人親自取的。」十六號堅定地回答。
「嗯……」莫危猶豫著,突然一陣冷風穿過未完全關好的落地窗,鑽進莫危的脖頸,他不禁打起寒顫,低喃道:「好冷……」
「冷?是寒冷的冷嗎?這個名字真好,謝謝主人。」十六號面露喜色。
「哎?等等!不是!我是說風很冷!」莫危趕緊澄清。
「不是我的名字嗎……」失落在十六號的臉上漾蕩開來。
「呃…你要是喜歡的話,取這個名字也可以啦。」莫危搔搔頭說。
「我喜歡這個名字。」十六號說。
「那就這個名字吧。」莫危暗暗慶幸。
「是。」冷唇角上揚,勾勒出一抹甜甜的燦笑,莫危一瞬呆愣,被那笑容攪亂心思。

次日,三人圍著餐桌用早點,莫危興味索然的翻開早報,冷則興沖沖將昨晚的事告訴阿浩。
「主人昨晚為我取名字,叫『冷』。」冷興高采烈地說。
「老大終於幫你取名字了啊!老是叫你十六號的確不太好,是說名字就一個『冷』字嗎?」阿浩問。
「是的。」冷回答。
「嗯,這名字挺不錯的。」阿浩說。
「是的,我很喜歡這個名字。」冷漾著笑說。
「不過冷總覺得不好叫,取個綽號如何?」阿浩問。
「綽號?」冷偏著頭反問。
「嗯,就是暱稱啦,別人幫自己取的非正式名字,熟識的人在生活上幾乎都是互相稱呼綽號,就像老大叫我阿浩,你叫我浩哥這樣。」阿浩竭盡所能地解釋。
「我懂了,那要取什麼呢?」冷問。
「『小冷』如何?」阿浩問。
「是,謝謝浩哥。」小冷愉悅地接受阿浩取的綽號。
「這綽號取得還真大眾化啊!」莫危揶揄。
「主人有綽號嗎?」小冷耐不住好奇心問。
「有啊,就阿浩叫的『老大』啊!」莫危說。
「原來浩哥叫的『老大』是綽號!」小冷相當驚訝。
「哈哈!又有人誤會啦!」阿浩不禁啞然失笑。
「還笑!都怪你取這綽號才害我老被人誤會!」莫危不滿的說。
「為什麼浩哥會給主人取這個綽號呢?」小冷問。
「因為我們小時候很愛玩扮演黑道的遊戲,老大他每次玩都要當老大,玩著玩著就把『老大』當成他的綽號了。」阿浩說。
「原來是這樣,浩哥你可以告訴我更多主人小時候的事情嗎?」小冷問。
「好啊!」阿浩爽快地答應。
「不行!我小時候的事情全都是黑歷史耶!」莫危極力阻止。
「哪天趁老大不在家,我說給你聽。」阿浩附在小冷耳邊悄聲道。

廚房裡不時傳出嘩啦啦的水聲,小冷站在水槽前,用菜瓜布小心翼翼地刷洗盤子,阿浩拿著抹布仔細地擦拭吧台。
「小冷,老大的生日快到了喔!」阿浩突如其來的話語令小冷差點抓不住手裡的盤子。
「請問主人的生日是什麼時候?」小冷問。
「二月二十五號。」阿浩回答。
「下下星期就到了。」小冷語帶擔憂。
「這是提升好感的好機會喔!禮物可得好好挑選!你想送什麼?我會幫忙你的。」阿浩說。
「謝謝浩哥,但我想自己準備。」小冷說。
「你沒錢吧?就算自己親手做也得花錢買材料啊!」阿浩說。
「我可以工作。」小冷說。
「你年紀這麼小,誰要用你啊。」阿浩說。
「我用啊!」莫危無預警的出現嚇了阿浩和小冷一跳。
「哎?老大你真的要用小冷啊?」阿浩一臉驚愕。
「對啦,正好有需要他幫忙的事。」莫危說。
「這樣啊。」阿浩看出莫危在說謊,卻不打算戳破。
「主人,真的有我可以做的工作嗎?」小冷問。
「對啊,有只有你才能做的工作,我會付你薪水的。」莫危說。
「是。」小冷喜出望外。
「阿浩,你先跟我到書房,我有事要交代你,小冷,等下你洗好碗也到書房來,我告訴你要做什麼工作。」莫危說完便自顧自地轉身離去。
「是。」小冷說。
「喔。」阿浩跟著莫危走出廚房。

莫危跟阿浩緩步往書房前進。
「老大,剛才我跟小冷說的話你都聽到了對吧?」阿浩問。
「對啊。」莫危說。
「所以說,你會雇用小冷是因為?」阿浩追問。
「當然是為了生日禮物啊。」莫危說得理直氣壯。
「喔,是為了生日禮物啊,」阿浩努力憋著笑意:「話說你打算要讓小冷做什麼?」
「嗯…讓他訂訂書針吧。」莫危說。
「啊?你要花錢讓他幫你訂訂書針?」阿浩詫異道。
「不然他還能做什麼?」莫危說。
「呃…幫文件標頁碼?」阿浩說。
「我還是叫他訂訂書針好了。」莫危說。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