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pisode.5

莫危在房內來回踱步,莫名的慌亂湧上心頭,思緒紊亂不堪,他忿忿不平地喃喃自語:「小冷那小鬼要是真的給我交女朋友,他就死定了!跟我告白是告假的喔!阿浩還說他是認真的!害我……」
莫危驟然止步,對自己即將脫口而出的話感到驚愕,我怎麼會這麼想?我又不喜歡他,沒事那麼在意做什麼!……我真的不喜歡小冷嗎?如果我真的不喜歡他,那我為什麼會那麼在意?雖然還不到戀愛的程度,但我確實是有點喜歡上他了吧……
「可惡,害我怎樣啊?給我講完啦!」阿浩低聲咒罵時,身後冷不防冒出一道聲音:「浩哥,你在做什麼?」
「沒、沒什麼啦,小冷你是什麼時候回來的?」阿浩小心翼翼地掩飾驚慌。
「剛剛。」小冷答道。
「今天比較早回來呢,跑去哪了?」阿浩又問。
「對不起,我不能說。」小冷說。
「好吧,換我出門了,午餐你跟老大自己搞定,晚餐我會回來準備,那我走囉。」阿浩說。
「是,路上小心。」小冷目送阿浩離去後,輕嘆一口氣,將耳朵貼在莫危的房門上,卻沒聽見任何聲響。

「小冷,阿浩呢?」莫危走進廚房問。
「浩哥出門了。」小冷手上的工作正好告一段落。
「喔,那午餐呢?」莫危又問。
「我正在準備,請主人稍等一下。」小冷說。
「嗯。」莫危在吧台邊坐下,一派慵懶地撐著頭,平靜無波的眼眸直勾勾地盯著小冷的背影,以十三歲的年紀來說,小冷顯然過於瘦小。
「你太瘦了,抱起來會不舒服。」莫危無意識地說。
小冷一聽,詫異的回過頭,隨即笑逐顏開:「主人想要抱我嗎?」
「哎?啊!我不是那個意思!你不要誤會!」莫危急忙澄清。
「主人很怕冷吧?」小冷突如其來的問。
「你怎麼知道?」莫危略顯訝異。
「浩哥告訴我的,他還說主人的暖爐前天壞掉了。」小冷說。
「對啊,害我都冷到睡不著。」莫危說。
「主人,晚上睡覺的時候抱著我就不會冷了。」小冷說。
「不、不用了。」莫危說。
「我不會對主人亂來的。」小冷說。
「真的不用了,話說午餐好了嗎?」莫危趕緊轉移話題。
「好了,主人請用餐。」小冷把飯菜端上桌。
「嗯,你也快吃吧。」莫危說。
「是。」小冷乖順地坐下,拿起碗筷。
兩人都沉默的吃著飯,僅剩筷子與碗盤碰觸所發出的零碎聲響。
再也承受不住這般空氣凝結的氛圍,莫危打開電視,調到新聞頻道,氣象主播正字正腔圓地報導:「受到大陸冷氣團影響,今天入夜後天氣會愈來愈濕冷,有機會出現十二度的低溫,請各位觀眾注意保暖。」
「主人,今天晚上會很冷。」小冷說。
「我知道。」莫危說。
「主人,你真的不要抱我睡覺嗎?」小冷問。
「不要。」莫危說。
「可是……」小冷話還沒出口就被莫危打斷:「我寧可冷死,也不要抱你睡覺!」
「是……」小冷的神情染上深沉的憂慮,突然靈光一閃,滿心的擔憂一掃而空。

華燈初上,一桌飯菜三兩下就被掃空,僅剩一鍋熱氣蒸騰的蘿蔔排骨湯。
「主人,今晚請讓我侍寢。」小冷突如其來的話語嚇得莫危差點把剛喝入口的湯吐出來。
「你還沒放棄啊!」莫危說。
「我真的很擔心。」小冷說。
「這有什麼好擔心的啊!」莫危說。
「等等!現在到底是什麼狀況?」狀況外的阿浩忍不住插嘴。
「新聞說今天晚上只有十二度,我擔心主人睡覺會冷。」小冷說。
「所以你才想侍寢啊。」阿浩恍然大悟。
「是的,我不會對主人亂來的。」小冷篤定地說。
「小冷你還真是貼心呢。」阿浩說。
「最好是很貼心!」莫危反駁。
「老大,能夠有人為自己暖被可是件很幸福的事耶!」阿浩憤慨地說。
「阿浩,你被甩了嗎?」莫危問。
「才沒有被甩,是彼此都覺得沒辦法再繼續下去了…喂!你不要扯開話題!」阿浩說。
「反正不管怎樣,我都不會讓小冷來跟我睡。」莫危堅持。
「小冷,老大不要就算了,你別管他!」阿浩說。
「可是我怕主人會冷死。」小冷說。
「不會真的冷死啦!那只是誇飾法!」莫危趕緊澄清。
「誇飾法?」小冷茫然地複誦這三字。
「老大你跟小冷說話不能用誇飾法。」阿浩說。
「我現在才想到不能……」莫危愈說愈小聲。
「不管主人怎麼說,我都要去侍寢。」小冷一臉堅定。
「我會鎖好門的。」莫危斷然說完便逕自離席。
「浩哥,主人是不是生氣了?」小冷問。
「不是,不過老大他可能被你嚇到了,以前他都沒在鎖門的。」阿浩說。
「浩哥你沒有鑰匙嗎?」小冷問。
「沒有…你還沒放棄啊?」阿浩說。
「是的。」小冷說。
「很可惜,我沒有老大房間的鑰匙。」阿浩說。
「計畫失敗……」小冷失落地喃喃自語。
「哎?什麼計劃?」阿浩問。
「我本來是想讓主人鎖門,這樣主人晚上才比較不會有警戒心,然後再跟浩哥拿鑰匙……」小冷心虛地回答。
「你該不會是因為這樣才故意在晚餐時提侍寢這件事吧?」阿浩問。
「是的,是想讓主人鎖門,還有讓浩哥心裡有個底。」小冷說。
「小冷你……」阿浩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對不起,我知道這樣是不對的,請你不要跟主人說這件事。」小冷說。
「我不會說的,老大他人在福中不知福,就讓他被設計個幾次也沒差,我比較震驚的是小冷你居然心機這麼重。」阿浩說。
「心機?」小冷眨眨眼,繼『誇飾法』後又一個陌生的辭彙。
「你自己再去查意思,我不知道這要怎麼解釋。」阿浩說。
「是,浩哥,那個…沒有鑰匙要怎麼辦?」小冷問。
「其實那很好解決,老大的房門是喇叭鎖,一枚十元硬幣就可以搞定,等下我教你怎麼用。」阿浩說。
「謝謝。」小冷說。
「不用謝,以後不要設計我就好。」阿浩說。
「是。」小冷微微一笑。

當晚,莫危鎖上房門才鑽進被窩,他在床上躺了許久,被褥卻僅身體躺著的面積暖和,四肢末端仍是折磨人的冰冷,忽地想起小冷說的話:「主人,晚上睡覺的時候抱著我就不會冷了。」
小冷他不是交女朋友了嗎?怎麼還會說要侍寢?啊,他說的侍寢指的就只是單純抱著他睡覺而已吧?而且他也有說不會對我亂來……他真的交女朋友了嗎?可惡!一直會不自覺的去想這件事!我沒事這麼在意做什麼啊!等等!阿浩只是推測而已,所以小冷說不定根本沒交,只是最近比較愛往外跑而已,沒錯,肯定是這樣,他喜歡的人還是我……看來我不只是有點喜歡他而已…居然會這麼怕他變心……啊!不想了!睡覺、睡覺!
莫危闔上眼沒多久,便像是想起什麼般,猛然下床,走到門邊,猶豫幾秒後,伸手打開門鎖。
回到床上,莫危用棉被把自己包得密不透風,依舊冷得緊縮身子,良久,他才不敵疲憊,淺淺入眠。
半夢半醒的朦朧間,他隱約感覺到有東西從後背環繞上來,隨之而來的是一股令人心安的溫熱,驅走讓他睡不安穩的冷寒,暖暖的溫度令他迷迷糊糊地失去意識,陷入深沉的睡眠中。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