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pisode.7

這幾日小冷鮮少外出,卻總把自己關在房裡,這讓莫危非常不快,甚至開始疑神疑鬼,阿浩的推論在他腦海更加盤旋不去,莫危拼命找機會跟他說話,但小冷每次都用簡短的兩、三句話結束話題,接著逃到房間去。
午餐過後,小冷清洗完碗盤就躲進房間,阿浩罕見的開始準備晚餐。
「阿浩,你是太閒了嗎?沒事這麼早煮晚餐做什麼?」莫危說。
「老大,今天幾月幾號?」阿浩問。
「二月二十五…謝謝。」莫危恍然想起今天是自己的生日。
「小冷不知道有沒有準備你的禮物。」阿浩充滿惡意的說。
「我怎麼知道,他最近沒事就往房間躲…他有可能是在偷偷準備我的生日禮物,對吧?」莫危問。
「老大你自作多情也該也個限度吧!」阿浩說。
「不然他為什麼要躲我!」莫危說。
「我哪知,你不會去問他。」阿浩說。
「我問過了啊!但他只說不能讓我知道,然後跟我道歉,接著躲進房間,這哪招啊!」莫危說。
「老大,你怎麼好像很焦躁?先冷靜下來。」阿浩說。
「怎麼可能冷靜得下來!」莫危說。
「你活該,之前他拼命找你說話,你都不怎麼理他,現在該他不理你了,這就叫現世報。」阿浩一臉興災樂禍。
「這麼說你現在老是被甩是因為初戀時甩了人家的現世報嗎?」莫危不甘示弱。
「老大你別在我傷口灑鹽啊。」阿浩說。
「你都在我傷口上灑鹽了,我能不灑你嗎!」莫危說。
「算了,我不喜歡跟人吵架,再說今天你是壽星,我就讓你吧。」阿浩說。
「讓我也沒辦法化解小冷老是閃避我的窘境啊!超煩的!他到底為什麼要躲我啊!」莫危說。
「老大你才超煩的,給我出去啦,等下害我分心。」阿浩說。
「好啦、好啦。」為了吃上一頓豐盛美味的晚餐,莫危只得乖乖地走出廚房。

「老大,生日快樂!恭喜你往三十歲更進一步!」阿浩語調充滿嘲諷。
「我才要恭喜你呢,今年你生日一過就到二十九了!」莫危不甘示弱的說。
「主人,生日快樂,這是我送的禮物。」小冷遞上用印著鮮黃星星的桃紅色包裝紙包著的禮物。
「謝謝。」莫危打從心底竄起一股難以言喻的欣喜,拆開包裝紙,裡面靜靜躺著一個約手掌大小、繡著動物頭像的粉紅色束口袋,從粗糙的縫線作工就知道這一定是小冷親手做的。
「這什麼?手機袋?」莫危問。
「不是,是香火袋。」小冷說。
「香火袋?」莫危說。
「主人不喜歡嗎?」小冷問。
「不是不喜歡啦,我只是很驚訝香火袋怎麼這麼大。」莫危說。
「不做這麼大會裝不下。」小冷解釋。
「你到底在裡面裝了什麼?」莫危問。
「行X宮的平安卡還有龍X寺、保X宮、關X宮、指X宮、城X廟、慈X宮的平安符。」小冷答道。
「這麼說你最近老是往外跑是為了這個?」莫危不安的確認。
「是的。」小冷說。
「這樣啊。」莫危霎時放下心中大石。
「老大,恭喜你啊,可以鬆口氣了。」阿浩拍拍莫危的肩說。
莫危冷瞪阿浩一眼後,轉頭問小冷:「你一次跟那麼多神明求平安符,而且都放在一起,沒問題嗎?」
「沒問題,我有擲筊問過,雖然有的神明我重複問好幾次才答應。」小冷說。
「那些神明根本就是被你盧到不答應不行吧……」莫危說。
「不會啦,神明心胸都很寬廣,不會跟小孩子計較的,再說身上帶好幾個平安符的人也不少,沒事的。」阿浩說。
「說得也是,老爸因為怕鬼,跑去求了一堆護身符,到現在也沒怎麼樣…是說,為什麼你會選粉紅色的布來做香火袋?」莫危問。
「主人不是喜歡粉紅色嗎?」小冷略為吃驚的反問。
「你從哪裡聽來的?」莫危很肯定小冷沒來問過自己喜歡什麼顏色。
「莫成先生告訴我的。」小冷回答。
「哎!?」莫危一陣愕然。
「在莫成先生去加拿大的隔天,我在房間找到一張字條,上面有莫成先生跟莫平先生的電話號碼,還寫說有任何問題都可以打過去問他們,所以我就打去問莫成先生主人喜歡什麼顏色。」小冷說。
「臭老爸!竟然敢陰我!」莫危氣憤不已。
「主人討厭粉紅色嗎?」小冷問。
「那還用說!」莫危說。
「對不起。」小冷喪氣地垂下眼。
「你為什麼要道歉,這又不是你的錯,而且我雖然不喜歡粉紅色,但上面這隻豬很可愛啊,咖啡色的,很特別,我很喜歡。」莫危說。
「那是熊,不是豬,比起熊,主人更喜歡豬嗎?」小冷問。
「不,我比較喜歡熊,但是這隻熊……」莫危欲言又止。
「主人,就算你討厭粉紅色,覺得這隻熊很醜,也請你隨身攜帶。」小冷說。
「一定要嗎?」莫危面露難色。
「是的。」小冷極其認真的說。
「……」莫危直盯著掌心上的香火袋,沒有回應。
只擔心莫危不肯戴,小冷著急的想挽回情勢:「主人真的很不喜歡的話,那我再重做一個,不用粉紅色,然後把熊做……」
「不用了,真不懂你在想什麼,居然送這給我。」莫危說。
「因為我希望主人能一直平平安安、健健康康的,所以……」小冷驚慌的解釋。
「呵,我知道啦。」莫危輕笑。
「……」小冷一抬眸,只見莫危臉上耀眼而溫柔的笑意。
「謝謝,我很高興。」莫危把香火袋戴上。
見到莫危的舉動,小冷呆愣幾秒後,隨即綻出一抹醉死莫危的甜笑:「不客氣。」
「你們一定要在我心靈受創的時候放閃光嗎!明明都還沒開始交往!少在那囂張!」阿浩憤憤不平的說。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