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pisode.9

「嘟—嘟—」莫危手拿話筒,等著電話另一端被接起,不斷敲擊耳朵的等候音一寸寸削減他的耐心:「臭老爸!還不快接!」
「Hello!Dear 危!想我了?」莫成聲音爽朗。
「老爸,說實在話,我真的很討厭跟你說話。」莫危努力維持已少得可憐的冷靜與理智。
「你真沒幽默感,找我做什麼?你要結婚了嗎?」莫成問。
「最好是要結婚了啦!」莫危說。
「不是嗎?你不是要跟小冷……」莫成話還沒說完就被莫危打斷:「我跟小冷只是在交往,而且是剛開始交往!」
「可是小冷昨天晚上跟我通電話的時候叫我『爸爸』耶,沒有要結婚會叫對方的父親『爸爸』嗎?」莫成說。
「我去找他問清楚!」語落,莫危便喀喳一聲掛斷電話。

「小冷!」莫危邊高聲叫喚邊走進廚房。
「主人,什麼事?」小冷盈著笑問。
「你昨天跟我爸通電話時說了什麼?」莫危問。
「說我們開始交往的事。」小冷回答。
「為什麼你要叫我爸『爸爸』?搞得我們好像要結婚一樣!」莫危又問。
「…結婚跟交往不是一樣的意思嗎?」小冷困惑的反問。
「當然不一樣!兩個人想要一輩子在一起才會結婚!跟交往是不一樣的!」莫危試著解釋。
「主人想一輩子跟我在一起嗎?」小冷正經八百的問。
莫危霎時赧紅了臉,支支吾吾的說:「呃…可以的話…當然想啊……」
「所以我們是結婚。」小冷輕笑。
「笨蛋!才不是!是交往!」莫危說。
「咦?主人現在又不想一輩子跟我在一起了嗎?」小冷蹙眉,不解主人怎麼說變就變。
「不是!你不能這樣理解!」莫危說。
「可是主人剛才是這樣解釋的。」小冷說。
「不對啦!這要怎麼解釋才對……」莫危露出苦惱不已的神情。
「果然很可愛。」小冷的臉染上淺淡的赤色。
「咦?」莫危一時反應不過來。
「主人驚慌失措的樣子。」小冷說。
莫危花費幾秒理解後,霎時面紅耳赤:「男生不適合用可愛來形容吧!」
「其實,我只有跟莫成先生說我們交往了而已,結婚是莫成先生說的,還要我叫他『爸爸』看看。」小冷臉頰上的緋色漸深。
「他叫你叫,你就叫喔!」莫危說。
「因為…我自己也很想叫叫看……」小冷愈說愈小聲。
「……」莫危凝視著小冷好一會,才緩緩的說:「我是很認真的試著在跟你交往看看。」
「…是。」小冷抬眸一笑。
佇在門外的阿浩見廚房內充斥著濃烈的粉色,便立刻決定今天關火,他拿起手機,無奈的撥通便當店的號碼。

莫危一臉嫌惡的瞪著眼前的便當,遲遲不肯開動。
「老大,你不吃啊?」阿浩問。
「為什麼今天沒煮飯?」莫危反問。
「還不都是你們兩個害的!要卿卿我我別選在廚房啊!」阿浩說。
「喂、喂,你之前跟前女友、前前女友甚至前前前女友在那邊閃我,我都沒抱怨了,你抱怨什麼啊!不爽就閃回來啊!」莫危說。
「小冷,你看,這傢伙有多過份!像這種半個優點都沒有的人,還是早點分了吧!」阿浩說。
「主人才不是半個優點都沒有的人。」小冷說。
「就是啊!我的優點雖然不算多,但還是有的!」莫危說。
「那你說說看你有什麼優點啊?」阿浩挑釁。
「呃…我想想……」莫危的思緒陷入泥沼。
「看吧,根本沒有嘛!」阿浩說。
「有啦!我的身高不高不低,剛剛好啊!」莫危不甘的反駁。
「這不算是優點吧!」阿浩說。
「小冷,你有沒有想到?」莫危趕緊求援。
「咦?呃……」小冷思量一番後,正色答道:「主人很可愛,尤其是慌張的時候。」
「就說可愛不適合用來形容男生了啊!」莫危頓時羞紅了臉。
「但是我真的覺得主人很可愛。」小冷說。
「等等!你們兩個給我停下來!」阿浩急吼。
「咦?」莫危和小冷異口同聲。
「我已經知道老大的優點,還印證情人眼裡出西施的道理,已經夠了!」阿浩實在不想再受到攻擊,急著轉移話題:「老大,你昨天早上不是說有事情要跟小冷說?」
「差點忘了,小冷,星期六我要開會,你要不要一起來?」莫危問。
「咦?」小冷很是疑惑。
「你願不願意當我工作上的助手?」莫危又問。
「當然願意!但是主人工作上的事,我都不懂,之前也是只能幫忙訂訂書針而已……」小冷說。
「放心,我會不厭其煩的教你的,要你跟去開會也是想讓你有個學習的機會。」莫危說。
「是。」小冷燦然一笑,那抹笑令莫危心跳狂亂,趕緊岔開視線,羞怯的說:「你也很可愛…笑起來的時候…看來我得收回可愛不適合形容男生的話了……」
「夠了喔!」阿浩把兩人拉開說:「拜託一下!放閃光之前,請替周圍的人想想!」
「阿浩我可以理解你現在失戀,所以會比較敏感,但你有點敏感過頭了吧。」莫危說。
「最好是。」阿浩說。
「主人,」小冷忽然從阿浩背後探出頭,問:「你去開會的時候會不會穿西裝?」
「為什麼要問這個?」莫危反問。
「因為我想看主人穿西裝的樣子…主人會穿嗎?」小冷說。
「…開會當然會穿啊。」莫危說。
阿浩斜眼倪視老大,但他不打算戳破老大的謊言,等著看好戲。

昨晚阿浩毅然決然地跟小冷重新分配工作,之前準備三餐都是阿浩擔任主廚,而小冷跟在一旁學習並充當助手,現在,早餐由他負責,晚餐由小冷負責,中餐則是兩人輪流準備。
阿浩哼著零碎的旋律,愉悅的轉開瓦斯爐,不一會,熱油開始滋滋作響,煎鍋裡的火腿散發出誘人的香味,就在這時,莫危跟小冷吵吵嚷嚷的走進來。
「我不是說過你不能再來我房間睡覺了嗎!」莫危說。
「可是我喜歡跟主人一起睡。」小冷說。
「不行!」莫危堅持。
「為什麼?」小冷一臉疑惑。
「因為你之前有脫我衣服的前科,而且現在天氣也不冷。」莫危說。
「可是,我已經保證過絕對不會再那麼做了。」小冷說。
「就算你真的不會再那麼做了,我還是不准你來我房間睡。」莫危說。
「我是不是做錯什麼,惹主人生氣了?」小冷追問。
「沒有。」莫危說。
「那到底是為什麼?」小冷決定打破沙鍋問到底。
「笨蛋!當然是因為一早醒來看到你躺在旁邊是一件很可怕的事啊!反正你就是不能來我房間睡啦!」莫危的雙頰不知是因為慍怒還是害羞而泛出潮紅。
「…是。」小冷隨即了然於胸,卻仍不免失落。
「小冷啊,我一直很想問,那個時候你為什麼會在最後停下來啊?」阿浩問。
「因為我想到要是繼續下去,很有可能會被主人討厭。」小冷說。
「當然是會被討厭的吧!話說你為什麼不幫我把衣服穿回去啊!」莫危說。
「因為主人一直動來動去、扭來扭去的,我穿不上去。」小冷說。
「老大,原來你睡相那麼差啊!」阿浩嘲諷。
「你閉嘴。」莫危狠瞪阿浩一眼。
「小冷,你真的只是因為怕被老大討厭才沒繼續的嗎?應該還有其他原因吧?」阿浩總覺事有蹊蹺。
「是的,除了怕被主人討厭,還有其他原因。」小冷說。
「是什麼原因?」莫危也不由得好奇起來。
「我怕我說出來會嚇到主人。」小冷怯怯的說。
「你放心,我沒那麼容易被嚇到。」莫危說。
「是,那個時候我是真的很想繼續下去,但我突然想到,還是等下次,主人醒著的時候比較好,能看到主人平常看不到的表情。」小冷語出驚人。
「咦!?」小冷的話令莫危心中一跳。
「而且可以抱著幾乎一絲不掛的主人睡覺已經讓我很滿足了,主人的體溫還有洗完澡香香的味道……」小冷愈說愈沉醉。
「我以後睡覺一定會鎖門。」莫危宣告。
「主人房間的鎖用十元硬幣就能開了。」小冷驀然脫口而出。
「阿浩!你馬上找人來換掉我房間的鎖!」莫危著急的說。
阿浩瞟莫危一眼,冷道:「老大,這麼早你是要找誰來換啊。」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