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pisode.10

「阿浩,拜託!趁現在小冷出去買菜,跟我一起去啦!」莫危難得向阿浩放低姿態。
「不要。」阿浩回絕。
「這件事對我很重要耶!」莫危說。
「你自己去就好啦!」阿浩說。
「你比較會挑衣服,陪我去啦!」莫危說。
「我先問你,你真的跟大家說好了嗎?不要到時候只有你一個人穿。」阿浩說。
「說好了啦,雖然是用『從來沒看過大家穿西裝、套裝的樣子,所以這次開會就穿來看看如何?』的假提議,你到底要不要陪我去啊?」莫危說。
「不過就是買套西裝而已,自己去啦。」阿浩說。
「你不陪我去,下個月薪水就扣一半。」莫危使出殺手鐧。
「老大,你這是濫用職權。」阿浩冷瞪莫危一眼。
「是啊。」莫危大方承認。
「你…好啦!我陪你去就是了!」阿浩憤憤的說。

莫危佇立在家門前,一手提著設計精美的袋子,一手在斜背包內摸索鑰匙,阿浩站在他身後,很有耐性的等待著。
「不知道小冷回來了沒。」莫危在金屬碰撞聲中轉開外門。
「應該還沒吧。」阿浩說。
莫危換支鑰匙,正要插入內門的鑰匙孔時,門忽然開啟!
「主人,歡迎回來!」小冷說。
莫危嚇得一把將精美的提袋藏到身後:「小冷你回…她怎麼會在這!?」
「很抱歉沒事先通知你,你介意我留下來吃飯嗎?」小涵好整以暇的問。
「當然不介意啊!鄰居嘛!歡迎、歡迎!」為上次的失態致歉以及避免被鄰居貼上不近人情的標籤,莫危只得答應下來。
「謝謝,上次在菜市場你……」小涵話還沒說完,莫危就著急的打斷她:「那時候我認錯人了,真的很對不起,你一定被嚇到了吧?」
「沒關係,我沒放在心上。」小涵笑得一片燦爛。
「這樣啊,對了,我該怎麼稱呼你?」莫危問。
「我是周涵,叫我小涵就好。」小涵說。
「我是莫危,綽號是什麼老大、主人的,很奇怪,所以你叫我的本名就好,我先跟阿浩去放東西,先失陪了。」語落,莫危便拉著阿浩往走廊去。
「咦?SXX&C的袋子?」小涵無意瞥見莫危努力遮掩的提袋:「你去買西裝嗎?我很多同事也都穿這家。」
「真的嗎?主人你去買西裝?」小冷問。
「對啊,舊的那套破了。」莫危一面心虛的回應,一面在心中嘀咕,我是跟她八字不合還是天生犯衝?怎麼每回遇見她都沒好事?
「主人,請把舊的那套拿出來,我會修補。」小冷說。
「不用了!丟掉就好了!」莫危說。
「丟掉太可惜了,還是拿出來讓我修補吧。」小冷說。
「就跟你說不用了嘛!舊的我已經丟了啦!」莫危說。
「咦?但是我整理垃圾的時候沒見到…主人,其實你沒有舊的西裝對不對?你們公司開會的時候也不用穿西裝去對不對?」小冷敏銳的問。
「……」莫危心虛得不敢回答。
「主人,請誠實回答我。」小冷說。
「…對啦!我是為了讓你開心,才會說那麼多謊!」莫危惱羞成怒。
「老大,這就是所謂紙包不住火以及說了一個謊就要用更多的謊來圓的道理。」阿浩幸災樂禍的說。
「吵死了!走啦!去放西裝!」莫危拽著阿浩就走。

「掛起來就行了吧?」阿浩問。
「阿浩,剛才你……」莫危話還沒說完,阿浩已經搶先一步開口:「老大,你要怎麼秋後算帳都行,只求你別扣我薪水!」
「我才不會為這種小事生氣,再說我已經被你嘲諷慣了,沒差啦。」莫危說。
「是喔?那我就繼續不客氣囉!」阿浩笑了笑。
「喂、喂!」莫危抗議。
「不跟你玩了,話說你剛才要跟我說什麼?」阿浩問。
「喔…就是小冷他居然會邀請小涵到家裡吃飯!你不覺得太誇張了嗎?」莫危不滿的說。
「大驚小怪,小冷請朋友來家裡吃飯又沒什麼。」阿浩說。
「什麼大驚小怪!我之前還看到他們一起逛菜市場耶!」莫危說。
「…老大你這樣也可以吃醋!你是醋桶喔?」阿浩說。
「誰是醋桶啊!我這是合理的吃醋!交往時多少吃點醋是正常的吧!」莫危說。
「你還真是瞎掰不打草稿耶!真不懂你在擔心什麼,小冷根本不可能劈腿嘛!」阿浩說。
「我當然知道小冷不會劈腿,我擔心的是小涵。」莫危說。
「小涵?為什麼?」阿浩不解的問。
「總覺得她對小冷特別熱切,看小冷的眼神也莫名奇妙的溫柔,我說那個小涵該不會對小冷有意思吧?」莫危說。
「不可能啦,小涵她已經有喜歡一年多的對象了。」阿浩說。
「等下,你怎麼那麼清楚她的事?」莫危問。
「之前有跟她聊過。」阿浩心虛的回答。
「你們會聊這個?」莫危目光綴著狐疑。
「為什麼不會聊這個?哎!反正我覺得你用不著擔心啦!」阿浩趕緊轉移話鋒。
「什麼不用擔心,要是小涵她變心,喜歡上小冷呢?她看起來就像終極Boss,像我這種戀愛等級不到一等的初心者怎麼可能跟她PK啊!」莫危說。
「你是神遊到哪個遊戲去了?小涵喜歡上小冷只是你的臆測,從頭到尾都沒有證據不是嗎?」阿浩說。
「你是穿越到哪部推理劇裡了嗎?」莫危說。
「我是好心給你心理建設,不然我看你一下是醋桶,一下又變成怕被人拋棄的小媳婦。」阿浩說。
「誰是小媳婦啊!小心我扣你薪水!」莫危怒吼。
「你剛才不是說不會為這種小事生氣?」阿浩提醒道。
「你聽過朝令夕改嗎?」莫危眨眨眼問。
「老大,你好樣的。」阿浩怏怏不快的說。

華燈初上,吧台式的餐桌擺著五菜一湯,炒高麗菜、煎赤鱆、蔥燒豆腐、炒四季豆、菜脯煎蛋、蘿蔔排骨湯,眼前冒著霧白蒸氣、飄著誘人香味的菜餚全出自小冷之手。
小冷替每個人添好飯後,才就定位,剛拿起筷子,小涵就主動幫小冷夾取距離較遠的菜:「小冷,來。」
「謝謝,那個,我自己夾就好了。」小冷說。
「這麼遠你夾不到的,還是讓我來吧。」小涵說。
「但是……」小冷移動視線,不出所料的見到莫危眼中逐漸高漲的不悅。
「別跟我客氣,你太瘦了,要多吃點。」小涵說。
「可是……」小冷略顯為難。
「別在那裡可是了,來,小冷,還有這塊魚,你要不要吃豆腐?我幫你舀。」小涵說。
「小涵!對小冷有意思就明講啊!少在那獻殷勤!」莫危按捺不住說。
「有那麼明顯嗎?」小涵曖昧的笑笑。
「你聽好!我跟小冷已經交往了!」莫危義正詞嚴的說完後,雙頰隨即染上緋紅,開始語無倫次:「你可能會覺得很噁心,但戀愛是不分性別的對吧?而且阻礙他人的戀情可是會被馬踢的!還有…呃……」
「小涵姐,請你不要再欺負主人。」小冷說。
「對啊,這樣老大很可憐耶。」阿浩附和。
「抱歉、抱歉,不過莫危真的很可愛呢!」小涵笑得一片燦爛。
「現在到底什麼情況?」莫危一頭霧水。
「情況就是老大你被耍了。」阿浩說。
「咦!?」莫危仍有些摸不著頭緒。
「莫危,對不起,因為小冷說你吃醋的樣子非常可愛,我為了一探究竟就稍微捉弄你。」小涵說。
「這有什麼好看的啊!」莫危氣憤不已。
「其實我是腐女。」小涵說。
「好吧,我懂了,那你喜歡一年多的人到底是誰啊?」莫危問。
「是我。」阿浩說。
「真的假的!?」莫危很是震驚。
「真的,我上星期跟阿浩告白了。」小涵坦然的說。
「這什麼超展開啊!」莫危無奈的吼道。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