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pisode.12

捷運車廂內擠滿乘客,有的縮著雙肘翻閱報紙或書籍,有的望著車窗發愣,有的閉目養神,列車進站時睜眼,復又闔眼。
莫危跟小冷一手牽著對方,一手緊抓著吊環。
「小冷,你怎麼會選西門町?」莫危凝視著車窗外幽暗而單調的隧道景致問。
「小涵姐說要跟主人約會,地點可以選西門町。」小冷抬眸回答。
「小涵說的?那你有跟小涵說我們今天要去西門町嗎?」莫危又問。
「有。」小冷說。
「是喔。」一股不祥的預感自莫危心中油然而生。
他們跟隨出站動線,穿越驗票閘門,搭上手扶梯,一出站,兩道熟悉的身影隨即映入眼簾。
「阿浩!小涵!你們怎麼會在這?」莫危訝異的問。
「我們來約會。」阿浩說。
「最好這麼巧。」莫危目光滿是不信任。
「其實我們是想找你們一起去看電影。」小涵說。
「看電影你們兩個去就好,找我們做什麼?」莫危問。
「我昨天拿到四張電影票,阿浩早上又跟我說你們會來這,再加上我們今天本來就要約會,想說乾脆就四個人一起去看。」小涵解釋。
「那看完電影之後呢?」莫危問。
「四個人一起隨便逛逛吧。」阿浩說。
「四個人一起?」莫危不自覺的提高音量。
「莫危,不想就算了,我們不會勉強你,我知道你想跟小冷兩個人單獨約會。」小涵說。
「誰想跟小冷兩個人單獨約會啊!」莫危說。
「對不起,我不知道主人其實不想跟我單獨約會。」小冷愧疚的說。
「不是啦!我當然想跟你單獨約會!我的意思是…哎!這要怎麼解釋!」莫危顯露苦惱之色。
「小冷,我跟你說,莫危他是傲嬌啦。」小涵輕笑。
「誰傲嬌了!你不要灌輸小冷奇怪的東西!」莫危說。
「傲嬌是什麼意思?」小冷問。
「你不知道也沒關係,現在是要先去看電影嗎?」莫危說。
「小冷,你上網查就知道了。」阿浩在小冷耳邊悄聲道。
「嗯,先去看,剛好時間有對到下午場,走吧。」小涵領著他們往電影院走去。

「…是鬼片啊?」莫危一看到電影票上的片名不禁大驚失色。
「是啊!怎麼了?你不敢看嗎?」小涵問。
「怎麼可能不敢看!」莫危說。
「主人,你可以看嗎?不要緊嗎?」小冷憂心的問。
「當然可以看,你別擔心,我現在真的跟正常人沒兩樣了啦!」莫危說。
「…老大,你跟小冷說啦?」阿浩問。
「說了啊,我還花一整晚安撫他,『我真的沒事』這句話我說了十幾次。」莫危說。
「跟小冷說什麼?」小涵問。
「老大是法洛氏四重症的患者。」阿浩說。
「法洛氏四重症?」這是一個小涵相當陌生的病名。
「就是一種先天性的心臟病啦,小時候動過完全矯正手術,就可以說是完全沒事了,現在只要定期回診追蹤就好。」莫危說。
「我之前還在想說你怎麼不用當兵,原來是因為這樣。」小涵恍然大悟。
「不然你以為是哪樣?」莫危問。
「用各種方式逃避兵役。」小涵說。
「拜託!我可是活了二十幾年都沒犯過半條法的善良好公民耶!!」莫危說。
「最好沒犯過半條法,你敢說你以前過馬路都沒闖過紅燈?」阿浩說。
「…是有闖過兩、三次。」莫危說。
「主人,闖紅燈是很危險的,以後請不要再闖了!」小冷說。
「連小冷都知道的最基本交通法規你都沒遵守,還敢說自己是善良好公民?」阿浩說。
「阿浩,你不說話也沒人會當你是啞巴!」莫危惱羞成怒。

電影的片尾字幕播畢,觀眾已全數散場,莫危仍坐在椅子上。
「老大,怎麼還不走?」阿浩問。
「對啊,片尾字幕都播完了。」小涵說。
「主人,你怎麼了?」小冷注意到莫危臉色慘白如紙。
「沒什麼。」莫危聲音微顫。
「但是主人的臉色很蒼白,是不是哪裡不舒服?」小冷緊張的問。
「不是,我沒事啦。」莫危板著臉說,見小冷臉上的的擔憂仍未褪去,不耐的說:「我只是腳軟而已啦!」
「…老大,你超沒用的!這樣就腳軟!」阿浩不禁搖首笑得樂不可支。
「主人,那些鬼都是假的。」小冷正色道。
阿浩跟小涵樂不可支的笑出聲來,莫危又氣又羞,拽著小冷離開電影院。
「真是的!沒事拉我來看什麼鬼片!還是3D的!」莫危抱怨道。
「主人,這樣我們會跟浩哥他們走散。」小冷說。
「沒關係,走散就算了!」莫危說。
「主人,你還在生氣嗎?」小冷問。
「…我們先隨便逛逛吧。」莫危避而不答。
「是。」小冷說。
莫危彷彿害怕走散似的緊牽著小冷,兩人在人群中穿梭,街道兩旁的路樹跟商店鱗次櫛比,愈近傍晚,人潮愈多,熱鬧的氣息渲染好幾條街。
小冷偷覷始終保持靜默的莫危,臉上的怒意影影綽綽,他不確定莫危的氣是否已消。
「小冷。」莫危忽然打破沉默。
「什麼事?」小冷戰戰兢兢的問。
「你剛才有看到什麼想要的東西?」莫危問。
「沒有。」小冷說。
「那有哪間店想進去看看的嗎?」莫危又問。
「沒有。」小冷說。
「是喔……」莫危正準備在心底宣告第一次約會失敗時,瞥見路旁出現小規模的圍觀人群,不禁勾起他的好奇心:「那邊怎麼這麼多人?」
「…主人想去看看嗎?」小冷問。
「嗯,去看看好了。」莫危說。
莫危拉著小冷鑽過人群,出現在眼前的是一個黑色皮箱搭起的小攤位,攤位上擺滿手工鋁線創作品,有各種動物、字樣跟幾何圖案,鮮少出門的莫危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感到特別新奇。
攤主正熟捻的彎曲鋁線,折出的中文單字閃爍著微微亮澤,莫危不加思索的向攤主要求訂製。

阿浩跟小涵一看到那兩個鮮黃色『危』字跟桃紅色『冷』字的鋁線鑰匙圈便噗嗤一聲笑出來。
「這是國、高中生談戀愛才會做的事吧。」小涵強掩笑意說。
「小冷,你也覺得老大挺幼稚的吧?」阿浩問。
「主人這樣很可愛啊。」小冷說。
「等等,小冷你怎麼沒反駁阿浩啊!」莫危說。
「要反駁什麼?」小冷問。
「反駁我很幼稚啊!」莫危說。
「但是浩哥說的是事實,我沒辦法反駁。」小冷說。
莫危頓時啞口無言,一把搶回阿浩手裡的鑰匙圈,以幾近威脅的語氣對小冷說:「把鑰匙拿出來!」
「是。」小冷乖乖的遞出一串鑰匙。
莫危將鑰匙跟『危』字鑰匙圈相套後交還小冷,說:「我一直很介意鑰匙是阿浩打給你的,所以才會想弄個鑰匙圈給你。」
「……」小冷凝視躺在掌心的『危』字。
「就算這很幼稚,你還是收下吧。」莫危說。
「謝謝,」小冷仰起臉,綻出甜甜的燦笑說:「我一定會好好珍惜的。」
「嗯。」莫危雙頰一陣潮紅,趕緊撇開視線。
「主人,我可以問你一件事嗎?」小冷問。
「問啊。」莫危說。
「主人你果然很喜歡粉紅色對吧?」小冷問。
「才沒有!」莫危否認。
「可是剛才主人選的顏色……」小冷話還沒說完,就被莫危打斷:「桃紅色跟粉紅色是完全不一樣的!」
「老大,你就老實承認你喜歡粉紅色嘛!」阿浩說。
「就是啊,喜歡粉紅色的純情大男孩很Nice的,沒什麼不好。」小涵說。
「誰喜歡粉紅色啦!誰純情啊!少在那胡說八道!小冷,我們別管他們,先回去了啦!」莫危拉著小冷就走。
「小涵,不跟上去嗎?」阿浩看著漸行漸遠的兩道身影問。
「不用了,讓他們先回去吧。」小涵忽然把頭倚靠在阿浩肩上,說:「我有事想跟你說。」
「什麼事?」阿浩問。
「我們同居吧。」小涵目光炯炯的說。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