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pisode.13

「你們真是太誇張了,才交往沒多久就要同居。」莫危邊協助阿浩打包邊說。
「這沒什麼吧,你跟小冷可是還沒開始交往就同居了耶,而且還一起洗澡、同床共枕、互餵飯菜。」阿浩一臉平靜。
「……」莫危百口莫辯。
「再說,我跟小涵雖然進展很快,但我們是很認真的在交往。」阿浩說。
「你確定不是只有你是認真的?」莫危問。
「我確定,小涵她跟我一樣,是受過傷的人,你懂失去過就會更珍惜的道理嗎?」阿浩說。
「你怎麼知道她受過傷?她告訴你的嗎?」莫危問。
「嗯,算是她告訴我的吧。」阿浩說。
「什麼啊…算了,就算她真的受過傷,但說實在話,你們真的進展太快了啦。」莫危說。
「其實不算快,我們還有很多進度要補。」阿浩說。
「啊?」莫危聽得一頭霧水。
「我們在彼此最脆弱的時候初次相遇,」阿浩似笑非笑的說:「我想在那個時候就擦出火花了吧。」
「你愈說我愈聽不懂,而且我覺得你今天怪怪的,是不是撞到頭啦?」莫危說。
「我就算撞到頭也比你正常,我們趕快到樓上去,小涵跟小冷還在等著呢。」阿浩說。

「小涵姐,是這樣戴的嗎?」小冷問。
「來,我幫你調整一下,等下莫危看到不知道會有什麼反應。」小涵莞爾一笑。「你們又在打什麼壞主意?」莫危推開半敞的大門,見小冷頭上戴著貓耳髮箍,訝異的問:「小冷,你那貓耳哪裡來的?」
「小涵姐送我的。」小冷說。
「剛才整理東西找到的,我壓根不記得自己是什麼時候買的,反正以後也用不到,乾脆就送給小冷。」小涵說。
「主人,你覺得可愛嗎?」小冷有些羞怯的問。
「……」莫危一瞬漲紅了臉。
「主人?」小冷眨眨眼,不解莫危為何沒有回應。
「不要問我啦!」語落,莫危將手上的東西隨地一擺,連電梯都沒搭,逃難似的衝下樓梯。
「老大居然逃走了!」阿浩笑彎了腰。
「莫危也太可愛了。」小涵也笑得合不攏嘴。
「主人為什麼要逃走?他討厭貓耳嗎?」小冷蹙著眉問。
「老大他不是討厭貓耳,是覺得你戴貓耳太可愛,受不了衝擊才逃走的。」阿浩強忍著笑說。
「…真的很可愛嗎?」小冷將貓耳髮箍拿下,問:「這個主人可以戴嗎?」
「可以啊,不過莫危會不肯戴吧。」小涵說。
「這可不一定喔,小冷的要求他很難拒絕。」阿浩說。
「也是,看得出來他非常喜歡小冷。」小涵說。
「咦?主人非常喜歡我嗎?」小冷詫異的問。
「難不成你覺得老大不喜歡你?」阿浩訝異的望向小冷。
「不,我知道主人是喜歡我的,但是……」小冷欲言又止。
「但是什麼?」阿浩跟小涵異口同聲問。
「但是很喜歡的話會想接吻、擁抱還有做……」小冷話還沒出口就被小涵制止:「小冷,這種十八禁的話不適合你說出來,考慮一下自己的年紀吧。」
「對不起,我只是很擔心主人是不是不喜歡我了,主人說要讓他主動,卻一直都沒有動作,我實在等不下去,但又怕我主動的話會被主人討厭。」小冷說。
「小冷,老大他只是很害羞啦,你要對他有點耐心。」阿浩說。
「而且啊,接吻、擁抱還行,但如果要做…嗯…做那種事的話可是犯罪喔!」小涵說。
「犯罪?」小冷不解的抬眸。
「在我們這邊跟十六歲以下的人做那種事的話是會被判刑的。」小涵簡略的解釋。
「所以我要忍耐三年?」小冷很是震驚。
「沒錯,加油吧。」阿浩輕拍小冷的肩說。

「小冷,你回來啦。」莫危溼漉漉的頭上覆著毛巾。
「我回來了,主人剛才在洗澡嗎?」小冷問。
「不過是沖個冷水降溫而已。」莫危說。
「降溫?為什麼?」小冷問。
「因為天氣太熱了啊!不要再問了啦!」莫危說。
「是。」小冷說。
「阿浩他們還沒整理好嗎?」莫危問。
「是的,但浩哥說不用幫忙,剩下的跟小涵姐一起整理就好。」小冷說。
「喔,」莫危擦了擦頭髮說:「我去吹頭髮。」
「主人,我幫你吹頭髮。」小冷說。
「為什麼?」莫危疑惑的問。
「……」小冷垂下眼,沒有回答。
「…好啦。」莫危有點不快的答應。
小冷打開吹風機,手指小心翼翼的在莫危髮間穿梭,直到指間濕滑冰涼的頭髮變得溫暖乾燥才關上吹風機,他凝視著掌心中的幾縷髮絲說:「主人應該要好好保養頭髮。」
「男生保養頭髮做什麼啊!」莫危說。
「可是好好保養的話,我就可以摸到主人柔柔順順的頭髮。」小冷說。
「你自己的頭髮就柔柔順順的啦!摸自己的就好了嘛!」莫危說。
「自己的跟主人的不一樣。」小冷抬眸說。
「哪裡不一樣?」莫危下意識的脫口而出。
「就像主人自己戴貓耳跟看我戴貓耳的感覺是不一樣的。」小冷一臉正色。
「…好吧,我得承認這的確不一樣,話說,你那個貓耳呢?有帶回來嗎?」莫危假裝不經意的問。
「有。」小冷回答。
「嗯…老實說,你戴貓耳很可愛……」莫危支支吾吾的說。
「真的嗎?」小冷滿是期待的確認。
「真的,可愛到不行。」莫危摀著嘴說。
「…主人,你可以戴貓耳嗎?」小冷囁嚅著唇問。
「你要我戴貓耳!?」莫危不禁提高音量。
「主人不願意嗎?」小冷的眼眸染上一抹失落。
「呃…不是不願意啦,只是突然要我戴貓耳做什麼啊。」莫危趕緊撇開視線。
「因為我想看。」小冷答得直白。
「你也太直接了吧!」莫危心中一跳。
「所以主人還是不願意戴嗎?」小冷語帶失落的問。
「就說我沒有不願意了啊!拿來啦!」莫危只得答應。

「會不會很奇怪啊?」才剛戴上,莫危就巴不得馬上拿下來。
「……」小冷沒有回答,傻愣地直盯著莫危。
「果然很怪吧,一開始就說我不適合了嘛。」莫危動手要把貓耳髮箍拿掉。
「主人!請不要拿下來!」小冷急聲喝止。
「為什麼?」莫危驚詫的停下動作。
「主人戴起來一點也不奇怪。」小冷說。
「怎麼可能不奇怪,我看還是拿下來好了」莫危說。
「主人不願意繼續戴嗎?」小冷問。
「你不會是想叫我戴一整天吧?」莫危反問。
「是的。」小冷點點頭。
「我拒絕!」莫危斷然拒絕。
「是……」小冷難掩失望。
「啊!煩死了!戴就戴啦!你還想怎樣,給我一次說清楚!」莫危沒好氣的說。
「主人,可以穿一下圍裙嗎?」小冷問。
「開什麼玩笑!」莫危大驚失色。
「只要穿一下下就好了。」小冷說。
「…好啦,真的只穿一下下喔!」莫危說。
「是。」小冷展露笑顏,旋身去拿圍裙。
「唉,不是說先愛上的人就輸了嗎,為什麼先愛上的人明明是小冷,輸的卻是我啊。」莫危喃喃自語。
「主人,我拿來了。」小冷手裡抱著一團粉色的布。
莫危甩開綴著皺摺的圍裙,一瞬傻了眼,那圍裙不但是粉紅色的,還縫著一個裝飾用的大蝴蝶結。
「你這圍裙哪裡來的?」莫危問。
「小涵姐給我的。」小冷說。
「又是她!好樣的!居然敢這樣整我!」莫危憤憤不平。
「小涵姐是好意送我的。」小冷說。
「她才不是好意,是別有居心!你以後別收她的禮物!」莫危說。
「是…主人想反悔嗎?」小冷說。
「大丈夫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哪可能反悔!」莫危很有氣勢的將圍裙穿上。
忽然,喀啦一聲,門開了。
「老大,我有東西忘了拿…你沒事穿圍裙做什麼啊!還粉紅色的!天啊!居然還有蝴蝶結!啊哈哈!好適合你!還戴貓耳!啊哈哈!不行…我快沒氣了……」阿浩笑到岔氣。
「看這邊!」小涵突然拿出手機,喀嚓一聲,拍下歷史性的畫面。
「小涵!把照片刪掉!」莫危怒吼。
小涵無視莫危,轉而對小冷說:「過幾天我再把照片給你。」
「小涵姐,謝謝你。」小冷的道謝溢滿真誠。
「把照片給我刪掉!」莫危惱羞成怒的大吼,豈知他就算吼得震耳欲聾,也是徒勞無功。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