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pisode.14

「老大你連床罩都不會換,跟小冷兩個人住真的沒問題嗎?」被臨時叫來的阿浩問。
「沒問題,而且我才不是不會換床罩,是沒換過雙人床的床罩,不太熟練而已。」莫危狡辯。
「不管是雙人床還是單人床,床罩換的方式都是一樣的。」阿浩不禁吐槽。
「莫危,聽小冷說雙人床是你主動買來換的啊。」跟著阿浩前來的小涵說。
「你別誤會!我會把床換成雙人床單純是因為跟小冷睡一間可以省冷氣的電費!」莫危急著澄清。
「咦?主人買的時候明明說是因為兩個人睡一張單人床太擠才換的。」小冷困惑的反駁。
「老大你一開始就該老實承認,被這樣拆穿不是很丟臉嗎?還有啊,我才剛搬出來,你就急著換雙人床,是怎樣?」阿浩斜睨著莫危。
「誰急啦!再說會想跟喜歡的人一起睡是很正常的好不好!」莫危怒吼。
「你這傲嬌有時候還挺坦率的!」小涵莞爾一笑。
「我一直都很坦率!而且我才不是傲嬌!」莫危反駁。
「好啦、好啦,我知道傲嬌都不會承認,是說小冷,你為什麼都不叫莫危的名字啊?」小涵將視線拋向小冷。
「小涵!你不要給我轉移話題!」莫危說。
「對啊,小冷你到現在都還一直叫他主人不太好吧?再說,老大你也希望小冷叫你的名字吧?」阿浩在一旁敲邊鼓。
「對啊…喂!你們兩個!」莫危驚覺自己差點被牽著鼻子走。
「主人,我真的可以叫你的名字嗎?」小冷直視著莫危問。
「真的啦,不過你不要連姓一起叫,叫危就好了。」莫危說。
「小冷,馬上來叫一次看看啊。」小涵慫恿。
「馬上就要這樣叫嗎?應該要先給小冷一點時間習慣吧!」莫危說。
「我想叫看看,可以嗎?」小冷問。
「…當然可以啊。」莫危說。
小冷凝視著莫危,試探性的輕喚:「危。」
莫危霎時面紅耳赤,囁嚅著唇回應:「…小冷。」
下一秒,莫危的右手被小冷緊緊牽住,嚇得莫危倒抽口氣。
小冷用拇指輕蹭莫危的手背,柔聲軟語的叫喚:「危……」
莫危見到小冷眸底波濤洶湧的炙熱情感,隨即將手抽回:「我突然很想喝五X嵐,我去買,很快就回來!」
語落,莫危便慌亂的抓著皮夾衝出家門。

「又逃走了…危真的太害羞了……」小冷嘆氣似的說。
「小冷你叫得好順,我還以為你得花點時間改口。」阿浩說。
「因為我都會趁危睡著的時候偷偷這樣叫。」小冷說。
「啊?」阿浩一臉吃驚。
「請你們不要跟危說。」小冷說。
「這有什麼好說的。」阿浩輕笑。
「對啊,不過是偷偷叫他的名字而已」小涵附和。
「其實不只有偷偷叫他的名字。」小冷說。
「你還做了什麼?」小涵好奇得緊。
「那個…就是……」小冷欲言又止。
「你到底做了什麼?你老實說,我們都會替你保密的。」阿浩也被勾起好奇心。
「在危的身上…留下吻痕……」小冷支吾其詞。
「不是吧?老大沒發現嗎?」阿浩不免吃驚。
「沒有,為了不讓危發現,我都留在他看不到、別人也看不到的地方。」小冷說。
「那都是什麼地方啊?」小涵不懷好意。
「…對不起,我不能說。」小冷羞赧的垂下眼。
「小涵,你真是的,不要探人家的閨房情事啦!我們還是趕快把床罩搞定吧!」語落,阿浩動手整平凌亂不堪的床罩。

突然,「磅!」一聲巨響,床頭櫃上的檯燈摔落在地,應聲碎裂。
「死定了!我把老大的檯燈弄壞了!」阿浩慘叫。
「嗯?那不是身分證跟健保卡嗎?莫危的嗎?」小涵眼尖的發現原本放著檯燈的地方赫然多出兩張證件。
「不是吧?老大的證件都放在皮夾隨身攜帶啊!」阿浩邊說邊拿起來端詳:「這兩張都是小冷的耶!」
「我的!?」小冷詫異不已。
「對啊,你自己看,上面的照片是你啊!」阿浩把證件遞給小冷。
「…真的是我的,可是為什麼會有?我應該是沒辦法有的。」小冷一臉不解。
「我回來了,你們還沒搞定嗎?天啊!你們是怎麼換床罩的!換到把我的檯燈弄壞!你們有看到那兩張卡嗎?」莫危一派緊張。
「你說的是這兩張嗎?」阿浩將那兩張證件在莫危面前晃了晃。
「對啊!還來啦!」莫危伸出手,打算奪回證件時卻被阿浩迅速的躲過。
「還你之前先告訴我,這兩張卡真的是小冷的嗎?」阿浩問。
「…對啦!」莫危說。
「你去哪裡弄到手的?肯定不是合法管道吧?」阿浩質問。
「我是拜託叔叔才弄到手,誰知道他是透過哪種管道!」莫危說。
「不管怎樣,小冷的身分都很難弄到這兩張啊,你叔叔其實也很疼你嘛。」阿浩苦笑。
「是這樣嗎?我可是連續打了兩個星期的國際電話,低聲下氣的懇求,他才願意幫我的耶。」莫危說。
「抱歉,我撤回前言。」阿浩說。
「沒想到莫危會為小冷去弄到這些呢,話說小冷的監護人是誰?」小涵問。
「當然是我啊!」莫危說。
「那九年的義務教育怎麼辦?你打算讓小冷去讀國中嗎?」阿浩問。
「怎麼可能!我可受不了整天看不到他!我已經幫他申請自學了。」莫危說。
「老大,你弄得很周到嘛,我要對你另眼相看了。」阿浩說。
「你早該對我另眼相看了!」莫危說。
「話說回來,你為什麼不拿給小冷,還藏在檯燈底下?」小涵問。
「我本來是打算今天晚上給他的,計劃全被你們打亂!」莫危語帶怒意。
「什麼計劃?難道你有特別安排什麼浪漫橋段嗎?」小涵又問。
「才沒有!」莫危否認。
「那個…危,謝謝你,我很高興,真的……」始終默不作聲的小冷終於開口。
「你覺得高興就好,我想說有身分證跟健保卡你會比較方便,而且有這兩張卡你會比較有安全感吧?」莫危說。
「安全感?」小冷眨眨眼問。
「對啊,我是真的很希望你能一直留在這裡才會替你辦這兩張卡,這樣你才不會擔心我是不是跟你以前的主人一樣會丟下你,還有就是…我都已經那麼辛苦的給你弄來了,你可不能說離開就離開喔。」莫危的雙頰一陣潮紅。
「是,」小冷燦爛一笑:「竟然是讓危先說,總覺得好可惜,本來是希望由我提出的,不過沒關係,誰說的並不重要。」
「啊?」莫危聽得一頭霧水。
「危,我會努力存錢買戒指的,雖然在這個國家不能結婚,但小涵姐說可以去國外結,雖然這裡還是不承認,但可以留下美好的回憶,還有我知道你很著急,我也很想趕快長大,但請再忍耐三年,到時候我很溫柔的。」小冷正色道。
「等等!你誤會了!」莫危驚叫。
「我誤會了?」小冷微蹙著眉,眼底溢出的不安中參雜著失落。
小冷的神情令莫危的心一陣絞痛,只得改口:「不,你沒誤會,我會等你買戒指,也會等你長大。」
「是。」見小冷重新綻出燦笑,莫危不由得跟著一笑,那笑雖淺,卻漾滿幸福。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