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pisode.15

午後,日光肆意的從落地窗流瀉而入,用深深淺淺的橘黃色浸染房間地板,床頭櫃上少去檯燈,卻多出兩杯喝剩一半的珍珠奶茶,綴滿杯壁的冰冷水珠在光線折射下熠熠發光,莫危跟小冷坐在床上摺衣服,沉默在他們之間瀰漫已久。
「你會不會不喜歡『莫』這個姓?」「我原本的姓真的是『莫』嗎?」兩人同時打破靜默。
「咦?」小冷一臉驚詫。
「其實你那兩張證件上面的姓是用我的姓,生日則是選你來我家的那天。」莫危解釋。
「這樣啊……」小冷垂下眼說。
「你討厭『莫』這個姓嗎?」莫危不安的試探。
「我很喜歡,只是我以為……」小冷欲言又止。
「…你以為我查到你原本的身分,有機會找到家人了是嗎?」莫危問。
「是…不過找不到也沒關係。」小冷說。
「為什麼?」莫危問。
「如果真的找到了,我可能也不會想回去,怎麼樣我都沒辦法釋懷……」小冷的眸色顯得複雜。
「可是你不會想他們嗎?」莫危問。
「我還是嬰兒的時候就跟他們分離,沒有什麼感情,自然不太會想他們…我好像從出生到現在只想念過一個人而已。」小冷說。
「誰?」莫危不免好奇。
「你。」小冷直視著莫危答道。
「你怎麼會想我?我們都沒分開過啊。」莫危不解的問。
「你真的都不記得嗎?」小冷略顯落寞。
「…對不起,我真的一點印象都沒有。」莫危愧疚的說。
「好幾年前,第一任主人曾帶我參加一個宴會,我從廁所出來時不小心撞到你……」小冷還未說完,就被莫危打斷:「我想起來了!那時候我在跟阿浩邊走邊聊天,結果撞到突然從廁所跑出來的小孩…等等!你該不會因為這樣就喜歡上我吧?」
「是的。」小冷微帶害臊的回答。
「為什麼你可以因為相撞就喜歡上我啊?怎麼想都很莫名奇妙!」莫危不可思議的盯著小冷。
「我不是因為相撞喜歡上你的,是因為相撞之後你不介意我是奴隸,把我扶起來,還關心我有沒有受傷……」小冷慢悠悠的說。
「呃…老實說,我以為你是哪個賓客帶來的小孩……」莫危心虛不已。
「咦?你扶我起來的時候沒見到我脖子上的項圈嗎?」小冷神色轉為詫異。
「…如果我說沒有會被你討厭嗎?」莫危心虛的問。
「不會的,雖然會有點難過。」小冷不禁輕笑。
「對不起,破壞你的美好回憶。」莫危感到臉頰微微發燙。
「危……」小冷的輕喚滿溢汪洋般的深情。
「什麼事?」莫危問。
「我喜歡你,你喜歡我嗎?」小冷深邃的雙眸攫住莫危。
「這還用說,我不是早就講過了?」莫危說。
「可是我還想再聽一次。」小冷說。
「不要啦!很不好意思耶!」莫危羞赧的拒絕。
「……」小冷的神色染上失落。
莫危見小冷如此沮喪,心狠狠的揪了一下,痛得他毅然決然的在小冷額際落下輕吻。
「危!?」小冷震驚得圓睜雙目。
「接吻什麼的一點也不難嘛!」莫危臉上一陣潮紅。
「…這個不能算接吻吧?」小冷說。
「算了啦!」莫危說。
「接吻應該是這樣……」小冷忽然抬起莫危的下顎,覆上他的唇瓣。

空氣一瞬間凝結,萬籟俱寂,只聽得見震耳欲聾的心跳聲,莫危驚駭得全身僵直,小冷的舌尖輕輕探入,熟練的滑過齒列,勾起莫危的舌交纏,一開始莫危還想逃、想躲,但小冷總能看穿他的心思,預測到他的下一個動作,使兩人的唇舌緊密的交纏,發出濕溽的聲響。
耳邊的呼吸聲愈來愈粗重,每一吋肌膚都燙得似火,自知再繼續下去會很不妙的莫危往後閃避,卻反被小冷推倒在床,纏吻依舊持續,直至出現窒息的錯覺,小冷才戀戀不捨的退開,方才折疊成堆的衣服已散亂一床。
莫危趕緊撐起身子,肩膀微顫,呼吸凌亂,眸色迷濛,雙頰泛著鮮豔的赤紅:「你在做什麼啦!」
「接吻。」小冷正色答道。
「真是的…我不是這個意思啦……」莫危的低喃夾雜幾絲無奈。
「可以再來一次嗎?」小冷問。
「不行!你不知道星星之火可以燎原嗎!我都快按耐不住了,比我還衝動的你最好是能及時踩煞車!要是演變成犯罪怎麼辦!要再一次等你長大再說!」莫危說。
「那要等好久……」小冷難掩落寞。
「這也是沒辦法的嘛,」莫危輕握住小冷的手,放輕聲調:「我也很希望你趕快長大,要忍耐三年超辛苦的。」
「嗯……」小冷的眼角泛出微光。
「你真是的,這又沒什麼,雖然三年是真的有點久,可是……」莫危心慌意亂之
下,實在找不著適當的安慰詞語,索性落下若有似無的吻。
小冷一瞬愣怔,莫危羞窘的錯開視線:「接吻應該是可以的。」
「…危,我真的很喜歡你。」小冷驟然告白。
「…連我不坦率的性格也喜歡嗎?」莫危凝視著小冷問。
「連你不坦率的性格也喜歡,而且你在該坦率的時候還是很坦率的…那你喜歡我嗎?」小冷略顯不安的問。
「喜歡啊。」莫危撇開視線回答。
「即使我是奴隸也喜歡嗎?」小冷又問。
「即使你是奴隸也喜歡,再說你現在已經不是了,」莫危輕撫著小冷的頭說:「已經不是了……」
小冷只覺一股暖流滲入心房,點點頭,綻出燦陽似的笑。

「危,我回來了!」眉目蘊滿笑意的小冷踏入家門。
「回來啦,在菜市場遇到了什麼好事?怎麼這麼開心?」從書房走出的莫危問。
「我會這麼開心是因為我把戒指買回來了。」小冷揚起手上的紫色小紙袋。
「你怎麼有錢買?」莫危訝異的問。
「用我存的錢還有小涵姐跟爸爸給我的訂婚禮金。」小冷說。
「他們是有多希望我們在一起啊!而且他們是什麼時候送你的啊!我怎麼都不知道!等等!你剛剛說的爸爸是誰?」莫危抓著小冷的肩膀質問。
「莫成先生。」小冷答得理所當然。
「…雖然我覺得有點早,不過你要這樣叫也不是不行啦。」莫危說。
小冷沉默的笑笑,從小紙袋中取出綴著純白蝴蝶結的米白飾品盒,遞向莫危。
莫危狐疑的接過,裝戒指的盒子應該沒這麼大,也不應該是長方形的。
「打開看看你喜不喜歡。」小冷說。
「就算你送我夜市那種塑膠戒指我也會喜歡的啦。」莫危邊說邊打開盒子,靜靜躺在黑色絨布上的是一只穿過鍊子的純銀戒指,沒有華麗的雕飾跟複雜的花紋,僅是單純的一個圓圈,他仔細端詳,發現戒指內側刻著細小的單字『冷』。
「我的戒指刻的字是『危』。」小冷攤開的手掌放著跟莫危手上一模一樣的戒指項鍊,唯獨戒指內側的刻字不同。
「你喜歡嗎?」小冷忐忑的問。
「我很喜歡,謝謝。」莫危直接將項鍊戴上。
「危,你可以幫我把項圈解下,然後戴上項鍊嗎?」小冷突如其來的要求。
「可以啊。」莫危為避免勒到小冷的頸子,小心翼翼的解開項圈,再替他戴上項鍊:「好了。」
「謝謝。」小冷將胸前的戒指握入掌心,眸光閃爍。
「這就是我叫你把項圈拿下來,你都不肯的原因嗎?」莫危問。
「是的。」小冷回答。
「唉,你真是的。」莫危無奈的語氣中夾雜一絲心疼,他挪動身體,略微冰涼的唇貼上小冷的側臉,蜻蜓點水般短暫的一吻。
小冷輕撫被吻過的臉頰,不由自主的揚起嘴角:「我真的很期待三年以後。」
「我也是啊…等一下!我先聲明,我可不是那種被甩也可以一下就好起來的人,要是你以後敢拋棄我,我絕對會追你追到天涯海角!」莫危嚴正的宣告。
「那樣好像也不錯。」小冷眨眨眼說。
「什麼!?」莫危心中一震。
「我開玩笑的。」小冷莞爾一笑。
「你……」小冷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堵住莫危的嘴,吞去他來不及出口的斥責。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