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xtra Episode.1

早晨的日光淡薄,略帶寒意的徐風拂過臉頰,撩得她髮絲飛揚,漆亮的黑色皮包被隨手扔在腳邊,手中緊握的手機螢幕上顯現著那封撕裂她心的簡訊,泛著淺藍淡灰的天空下是一片迷你模型般的高樓大廈,她纖細白皙的雙臂倚在冰涼的水泥圍牆上,感傷的弔唁這段徒留遺憾與傷痛的戀情。
「女強人的戀愛之路果然都不順遂呢。」她自我嘲諷。
忽然,身後響起鐵門開關的碰撞聲,驚得她手一鬆,手機慘烈的摔落在樓下的陽台屋頂。
那支智慧型手機不但價值不斐,而且才剛買不久,她伸長了手,想要撿回,但距離太遠,迫使她脫下高跟鞋,攀上圍牆。
「喂!你別衝動啊!」有點熟悉的聲音伴隨一股力量將半身懸在圍牆外的她拉回。
「你神經啊!」她憤憤不平的吼道。
「你才神經!有什麼事解決不了,非得用自殺來逃避啊!」他反吼回去。
「我很高興我的鄰居這麼有危機意識,但我並沒有要自殺。」她瞪著他說。
「沒要自殺,那你爬上牆做什麼?」他不解的問。
「我的手機掉下去了。」她悶悶的回答。
他往圍牆外一望,確實有支半解體的手機可憐兮兮的躺在樓下的陽台屋頂上。
「怎麼掉下去的啊?」他好奇的問。
「剛才我超有危機意識的樓下鄰居粗魯的打開鐵門,害我嚇一跳,手一鬆,它就悲慘的摔下去了。」她不滿的解釋。
「對不起。」他愧疚的道歉。
「唉,昨天失戀,今天摔壞手機,屋漏偏逢連夜雨嗎?」她無奈的喃喃道。
「你前男友真不識貨。」他說。
「你呢?」她問:「沒有人會閒閒沒事爬上屋頂吹冷風吧?」
「我跟女友大吵一架。」他說。
「為什麼吵架?」她又問。
「她不滿我的興趣,但我真的很喜歡烹飪跟處理家務啊。」他說。
「你還真另類,不過我也一樣,我的性格很強勢,說穿了就是個控制狂,再加上我的工作職位是總經理,會讓男生很有壓迫感,覺得走不下去吧。」她說。
「為什麼會有壓迫感?我覺得強勢的女生很好啊,很有主見。」他說。
「是嗎?」她輕笑,活了二十幾年,沒人這樣跟她說過。
「話說回來,你的手機要怎麼辦?」他問。
「直接買支新的吧,掉到那種地方撿也撿不到,就算撿回來肯定也摔壞了。」她說。
「真的很抱歉……」他一臉愧疚。
「真是的,我上班沒手機很不方便啊……」她語帶苦惱。
「如果你不嫌棄我的手機不智慧的話,就先借你吧。」他說。
「這樣不好吧?要是你女朋友打來怎麼辦?」她說。
「唉,我們正在冷戰中,她不會主動打來的。」他將手機遞給她說。
「好吧,那我就不客氣了。」她笑著接下手機。

他打算去書店選購食譜,她則要去上班,門一開,她才正要踏出電梯,就被他拽住。
「你做什麼啊!」她沒好氣的吼道。
「你的外套後面破了一個大洞。」他說。
「不會吧!」她往後一看,證實他所言不假。
「一定是剛才在頂樓我把你拉回來的時候,不知道被什麼東西勾破的,回去換一件吧。」他說。
「我只有這件厚外套,其他件都很薄,而且我就快遲到了,再回去換會讓我錯過會議,乾脆別穿了。」她毅然將外套脫下。
「這種天氣不穿外套會感冒的,」他跟著脫掉外套:「我們交換外套吧。」
「你確定?」她訝異的把外套背面的大蝴蝶結展示給他看。
「確定啊,我不過是去附近的書店買食譜而已,沒差啦。」他替她披上自己的外套,再拿過她的外套直接穿上。
「我看還是算了,你穿太小了。」她說。
「不扣扣子就剛好,等你下班我再去你家換回來,晚上見。」語落,他揚長而去,拐個彎便不見身影。
她淡然一笑,步出電梯,打開他的手機通訊錄,邊記下他女友的電話號碼邊喃喃道:「抱歉,阿浩,誰教你讓我一下就動了心。」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