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xtra Episode.3

莫成望著窗外飄忽而過的雲霧發楞,莫平兀自讀著文學小說,相鄰而坐的兩人自飛機起飛後就緘默不語,氣氛雖不僵硬,卻透著幾絲不自然。
莫平抬起眸來,凝視莫成的側臉,試探道:「還在捨不得?」
「與其說是捨不得,不如說是擔心。」莫成說。
「少杞人憂天,危現在很健康,還是個大人了。」莫平說。
「……」莫成的神情溢滿擔憂。
「再說,那孩子會照顧好危的。」莫平說。
「老實說,我覺得那孩子有點可怕耶,藉由轉賣在各個主人跟奴隸間拼湊情報,找到你這個跳板後蓄意引發事端,讓自己被遣送到你這,再求你讓他去見危。」莫成將雙手交叉於胸前說。
「還好吧,不過是比一般人更工於心計而已。」莫平倒顯司空見慣。
「那樣叫還好…算了,是說為什麼你會這麼輕易的答應他啊?你果然不疼危吧?」莫成蹙著眉說。
「你仔細想想,在你前妻拋夫棄子後我是怎麼照顧危的?」莫平問。
「…那時候危還太小沒辦法動手術,只要一哭就發紺,動不動還得抱他跑醫院,多虧有你幫忙,不然我一個人真的沒辦法撐到危能動手術的年紀。」莫成垂下眼說。
「我可是把危當親生兒子在照顧的,連名字都是我用心思量後才給他取的,你居然會覺得我不疼他?」莫平語帶不滿。
「因為…他滿六歲後你就開始對他很兇……」莫成支吾其詞。
「誰教你那麼寵他。」莫平說。
「等等,你不會是因為吃醋,所以才對危很兇的吧?」莫成難以置信的問。
「你的腦袋到底裝了什麼?要是我不嚴厲點,讓你繼續溺愛下去,危肯定會被你寵壞。」莫平嘆氣似的說。
「我哪有溺愛他!」莫成否認。
「你為了讓他生活無虞,幫他弄出一個賺錢的小事務所,這還不算是溺愛嗎?」莫平直視著莫成問。
「……」莫成頓時啞口無言。
「總之就是這麼一回事,你用不著擔心危。」莫平拉回話題。
「嗯……」莫成仍顯不安。
「唉,我答應那孩子是有條件的,要待在危身邊可以,但要先通過我設下的種種考驗。」莫平說。
「什麼考驗?」莫成問。
「就是……」莫平附在莫成耳邊悄聲回答。
「咦?」莫成很是吃驚。
「現在你該相信那孩子會照顧好危了吧?」莫平問。
「你都考驗到這地步了,我還能不相信嗎?」莫成反問。
「總之,你得試著放手。」莫平放緩語調。
「也是。」莫成輕闔上眼,略顯疲憊。

經歷十個小時的長途飛行後,莫成跟莫平總算抵達溫哥華機場,順利出關後兩人推著行李車並肩漫步於機場大廳,素有綠衣天使之稱的機場義工及不同人種的旅客來回穿梭,他倆與這忙碌的氛圍格格不入。
「長途飛行真是累人。」莫成說。
「是嗎?」莫平淡然回應。
「…平,你等下回去第一件事要做什麼?」莫成突如其來的問。
「簡單的整理行李。」莫平答道。
「那第二件事呢?」莫成又問。
「吃點點心,接下來就洗澡睡覺。」莫平說。
「咦?就這樣?」莫成訝異的直眨眼。
「就這樣。」莫平直視前方,看也沒看莫成一眼。
「……」莫成倏然拽住莫平的衣袖,在莫平轉頭過來的那一剎那,微微抬首,覆上莫平的唇瓣。
「這裡可是公共場合。」莫平慍著怒意拉開莫成,自顧自的往前走。
「對不起啦!你別生氣嘛!」莫成著急追上。
「……」莫平沉默著。
「真的對不起啦!而且這算是你的錯耶!」莫成正憤憤不平的說明將錯歸咎於莫平的原因時,莫平竟在莫成唇上落下輕吻:「你這種不按牌理出牌的行事作風我早就習慣了。」
「害我緊張了一下,真過份,回家後你要補償我。」莫成會心一笑。
「真拿你沒辦法。」莫平的話語聽似無奈,實則樣滿幸福。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