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Episode.After

從手機另一端傳來小冷著急的聲音,話才聽一句,阿浩就震驚得差點拿不住手機,隨手攔下計程車,懸著一顆心,匆匆趕到醫院。
急診室冰冷的空氣中彌漫著刺鼻的藥味,不時穿插小孩的哭聲,醫護人員忙錄地來回穿梭,病患或躺或站等待看診。
阿浩四下張望之際,小冷略帶哭腔的呼喚從身後傳來:「浩哥!」
「小冷,」阿浩轉過身,緊張的問:「老大他怎麼了?」
「沒事啦。」莫危從左前方的診間走出。
「什麼嘛,你這不是還活得好好的嗎?害我白擔心一場!」阿浩打從心底鬆了口氣。
「抱歉,讓你擔心了。」莫危說。
「老大你真的沒事嗎?」阿浩用不可思議的眼光盯著莫危。
「真的沒事啦。」莫危答得有氣無力。
「阿浩!」小涵從不遠處急步而來。
「天啊,她怎麼會來?小冷你不是只打給阿浩而已嗎?」莫危驚叫。
「是我聯絡她的。」阿浩說。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小涵的雙眸透著一層擔憂。
「對啊,老大你趕快解釋一下,只是發燒的話不會叫救護車吧?」阿浩催促。
「真的就只是感冒發燒。」莫危正色回應。
「……」阿浩跟小涵不約而同將視線拋向小冷。
「因…因為危一直睡,叫都叫不醒,而且身體又很燙,我很擔心,所以就照以前在電視上看到的打電話叫救護車……」小冷還未褪去的憂心之色染上幾絲愧疚。
「不能怪小冷啦,他又沒遇過人發燒,也不知道要怎麼處理,會叫救護車就已經很了不起了。」莫危說。
「危剛剛也是這麼跟罵我的醫生說……」小冷低喃道。
「老大你該不會跟醫生互嗆吧?」阿浩問。
「還不到互嗆的程度啦。」莫危心虛的說。
「都能跟醫生互嗆了,可見真的只是感冒,我們回去吧。」小涵苦笑。

「呼……」經歷一番折騰,好不容易回到家的莫危打從心底鬆了口氣,想到剛才一醒來發現自己躺在急診室,差點沒嚇死!之後醫生解釋來龍去脈的眼神讓他恨不得有個洞能鑽進去!
不過是因為發燒跟感冒藥的副作用而昏睡,小冷竟然打電話叫救護車!擔心成這樣也太誇張了吧!
「老大,你還在發燒嗎?」阿浩問。
「嗯…」莫危手往額頭一摸:「還在燒。」
「……」小冷的神色又染上憂慮。
「小冷,別擔心啦,老大雖然很弱,但還沒弱到會輸給感冒。」阿浩說。
「對啊,洗個熱水澡,然後吃藥、貼退熱貼,再好好睡一覺,燒就退了啦。」小涵附和。
「沒錯,小冷你不用那麼擔心。」莫危說。
「是……」小冷點點頭。
「唉,總之我先去洗個澡。」莫危轉進走廊,隨後又探出頭來:「對了,家裡沒有退熱貼,阿浩,能拜託你去買嗎?」
「交給我吧。」阿浩爽快答應。
「我也要去。」小冷說。
「好啊,我們走吧。」阿浩直接走到門前,轉動門把。
「小涵姐,麻煩你照顧危。」小冷一臉不放心。
「我自己會照顧自己啦!你趕快去!」莫危不禁躁怒起來。
「那我出門了。」小冷一臉不放心的關上家門。
「真是的,怎麼可以擔心成這樣?不過是感冒而已。」莫危無奈嘆道。
「這不是很好嗎?」小涵啞然失笑。
「哪裡好了,對了,小涵,我有事想拜託你。」莫危突然正經起來。
「洗耳恭聽。」小涵俏皮的眨了眨眼。

「我們回來了。」小冷跟阿浩手上拎著裝有一塊排骨跟兩盒退熱貼的紅白條紋塑膠袋進門。
「你們還順便去買排骨啊。」小涵說。
「嗯,等下要煮鹹粥給危吃。」小冷說。
「晚點再煮,我等下不知道會睡到什麼時候。」盤坐在沙發上的莫危放下電視遙控器說。
「老大,你沒事把瀏海往上夾做什麼啊?」阿浩強忍著笑問。
「發燒就已經很不舒服了,瀏海還在眼前晃啊晃的,搞得我頭更暈,不然誰沒事會把瀏海夾成這蠢樣!」莫危說。
「早就叫你去修瀏海了,是說你那髮夾哪裡來的啊?」阿浩問。
「我借他的,很可愛吧?」小涵說。
「嗯,很可愛。」小冷眸光燦亮。
「我可以拍下來嗎?」阿浩莞爾一笑。
「當然不行!」莫危提高幾個分貝。
「危,這髮夾就送你了。」小涵若有深意的笑笑。
「謝謝小涵姐!」小冷道謝。
「不客氣。」小涵笑得更深。
「你們兩個!我根本就沒說要收吧!唔…頭又開始暈了……」暈眩乏力驟然襲來,莫危險些站不住。
「老大,你趕快去睡覺吧。」阿浩說。
「嗯。」莫危步履蹣跚的走向房間。

夕陽從窗簾縫隙滲入,染了一室橙紅,房內一片岑寂,僅有鬧鐘運轉的滴答聲,莫危眼睫輕顫,意識逐漸轉醒。
「現在幾點了……」莫危盯著天花板喃喃自語。
「危……」小冷推門而入。
「小冷,」莫危從床上坐起,忽覺天旋地轉,復又躺下:「現在幾點了啊?」
「快七點了,鹹粥已經煮好了,我端來給你吃好嗎?」小冷說。
「不用啦,我過去吃,不過先讓我再躺一下。」莫危說。
「危。」小冷歛了笑。
「怎麼了?」莫危問。
「我希望你可以多跟我撒嬌。」小冷面色儼然。
「撒嬌?」莫危一度以為自己聽錯。
「對不起,用依賴這個詞似乎比較正確。」小冷說。
「我聽得懂你想表達的意思啦!不過為什麼你會突然說這種話?我做了什麼讓你不安的事嗎?」莫危撐起半身問。
「沒有,只是我單方面的胡思亂想…對不起,我害你跟醫生吵架……」小冷稚嫩的臉覆上陰霾。
「沒關係啦,那又不是你的錯。」莫危安慰。
「……」小冷依舊眸色黯淡。
「好啦,我會多依賴你一點,再怎麼說你都是我的男朋友嘛。」莫危強裝不經意的說。
「那我現在就去把鹹粥端過來,我餵你吃。」小冷喜出望外。
「等等!我想我還是過去吃好了!」莫危驚叫。
「是……」小冷悵然若失的模樣令莫危心如針扎。
「好啦,你端來餵我吃,不過我有個條件。」莫危妥協。
「什麼條件?」小冷問。
「吻我,不然我不吃。」莫危直視著小冷說。
「咦?」小冷一愣。
「你不是要我多撒嬌嗎?」莫危的雙頰暈染一抹赧紅。
「是的。」小冷吻上莫危的唇瓣,軟嫩的舌尖探入莫危口中,熟捻地掠過他每一寸舌……

隔天,日光淡薄,茶几上兩杯熱咖啡冒著騰騰蒸氣,濃郁的香氣溢滿整間起居室,一旁隨易散放著好幾份報紙,小涵跟阿浩坐在沙發上天南地北的閒聊。
忽然,電話鈴聲響起,帶著詭異的急促感。
「喂?請問找哪位?」阿浩接起電話。
「阿浩!快過來!小冷發燒了!」莫危緊張得聲音都在顫抖。
「發燒?他昨天不是還好好的嗎?」阿浩問。
「我想…應該是被我傳染了。」莫危答得心虛。
「你們做了什麼?」阿浩敏銳的問。
「就…接吻……」莫危支支吾吾。
「你都感冒了還跟小冷接吻!」阿浩語帶斥責。
「當下就是忍不住啊!反正你現在趕快過來啦!我不知道怎麼照顧病人!」莫危急叫。
「你…你自己想辦法!我不管你了!」阿浩怒掛電話。
「小冷被危傳染感冒了?」小涵問。
「對啊,小冷現在在發燒,老大叫我過去。」阿浩說。
「我們一起過去吧。」小涵說。
「才不要!我又不是他們的奶爸!」阿浩憤憤不平。
「但不去不行吧,等下換危叫救護車喔!」小涵輕笑。
「唔…好吧!」阿浩站起身,走到門邊,轉動門把,不忘怒罵:「那對笨蛋情侶!」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