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番外續篇》Preface

客機在廣闊的機坪起起落落,機場大廳人來熙攘,有急有徐的雜沓足音中混入行李箱的碌碌輪聲。
「睽違三年,我終於又踏上台灣的土地…故鄉,我回來了!」莫成一通關便興奮的大喊。
「閉嘴!丟臉死了!你可不可以不要老是耍蠢?」莫平急忙制止。
「我如果不耍蠢,你怎麼有機會K我?」莫成狡黠一笑。
「…唉,我怎麼會喜歡上你這種人呢?」莫平嘆道。
「當然是因為我不但英俊帥氣、才華洋溢,還有數不清的優點,才會讓你產生戀兄情節。」莫成說得理直氣壯。

「老爸、叔叔!?你們什麼時候回來的啊?」莫危詫異地望著門外的兩人。
「剛剛。」莫平說。
「請進,」莫危邊拎出兩雙室內拖鞋邊問:「為什麼會突然回來?發生什麼事了嗎?」
「確實是發生了很不得了的事。」莫成拉著莫平踏入屋內。
「什麼事?」莫危緊張的追問。
「我突然得了一種不趕快回來看看你就會死的病。」莫成正色回答。
「…叔叔,你們為什麼會突然回國?」莫危不理會莫成,轉問莫平。
「危!我千里迢迢特地坐好幾個小時的飛機回來看你,你竟然對我這麼冷淡!虧我過去不辭辛勞的拉拔你長大,你這不孝子!」莫成說。
「成只是突然想回來看看兒子,如果我不帶他回來,他就會像現在這樣,吵到得逞為止。」莫平無可奈何的說。
「啊啊,我能理解。」莫危說。
「但是怎麼辦呢?晚餐我只準備自己跟危的而已。」小冷從廚房走出。
「哇!小冷你現在長這麼大了!比危還高了!真是時光飛逝啊!」莫成說。
「沒關係,我們去下榻的飯店吃Buffet。」莫平說。
「吃這麼好。」莫危說。
「咦?危你覺得飯店的飯菜比我煮的還好嗎?」小冷略顯受傷。
「怎麼可能!小冷煮的菜比米其林五星級名廚煮的還好吃!」莫危慌忙辯駁。
「太誇張了。」莫平說。
「平,你不懂嗎?這就是愛啊。」莫成說。
「老爸!」莫危吼道。
「好啦、好啦,你會害羞,我不說就是了。」莫成說。
「……」莫危的理智正與慍怒拔河。
「爸爸、叔叔,你們會留在台灣多久?」小冷問。
「一個半月。」莫平說。
「那多留半個月吧,浩哥、小涵姐下下個月結婚。」小冷說。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