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番外續篇》Episode.1

華燈初上,天空拉上寶藍色的夜幕,洪流般的車潮吞噬大街,商家無
不綴滿應景的聖誕紅、紅綠彩帶、金銀鈴鐺、聖誕老人、麋鹿與閃爍發亮的五彩燈泡。
房內一片靜謐肅穆,不同於街上的喧鬧,小冷傾身壓著莫危,兩人的氣息貼近,近得能見到彼此眼中自身的倒影。
「你做什麼?」莫危驚懼的盯著小冷。
「你不明白我的暗示嗎?」小冷的眸中溢出的情感如波濤般洶湧。
「什麼暗示?」莫危問。
「我送你的聖誕禮物。」小冷回答。
聽到回答,莫危的臉一瞬染上淡薄的赤色:「說到聖誕禮物,我還沒跟你算帳呢!你沒事送我保險套做什麼啊!」
「表示我想跟你做愛。」小冷正色說。
「不行、不行!」莫危試圖掙脫小冷的禁錮。
「我已經滿十六歲了。」小冷說。
「我知道,但我還沒做好心理準備啊,而且……」莫危話未出口,小冷已倏然奪去莫危的呼吸,心跳聲震耳欲聾,空氣愈漸稀薄,彼此的喘息聲也愈漸急促粗淺,小冷輕緩地解開莫危的睡衣鈕扣。
「就說不行了啊!」莫危慌忙推拒。
「為什麼不行?」小冷略顯落寞。
「…反正就是還不行啦。」莫危囁嚅著唇說。
「…危,你是在害怕嗎?」小冷凝視著莫危問。
「誰在害怕啦!我只是有點緊張而已!」莫危狡辯。
「呵,」小冷輕笑,傾身在莫危耳畔低喃:「我會很溫柔,也會慢慢引導你,別怕。」
「誰怕啦!做就做啊!」莫危氣得褪下上衣。
「那我繼續囉。」小冷再次貼近莫危的唇瓣,覆上的一瞬又被莫危推開。
「等一下。」莫危說。
「怎麼了?」小冷問。
「你真的會慢慢來,對吧?」莫危確認的問。
「對,危你真的好可愛喔。」小冷笑得燦爛。
「可愛的人明明是你。」莫危嘀咕著將手環住小冷的脖頸,輕輕吻上。

「浩哥、小涵姐,你們怎麼會突然來?吃過早餐了嗎?」小冷關上爐火,轉頭問坐在吧台的兩人。
「吃過了,你今天怎麼這麼晚才準備早餐?老大人呢?」阿浩問。
「危還在睡,我想等早餐弄好再叫醒他。」小冷說。
「老大怎麼會睡這麼晚?身體不舒服嗎?」阿浩問。
「不是,應該是昨晚太累了。」小冷說。
「太累?你們做了什麼?」小涵問。
「我們做愛了。」小冷坦然回答。
「終於啊,恭喜!話說契機是什麼?聖誕節?」小涵目光炯炯的問。
「是聖誕禮物。」小冷說。
「聖誕禮物?」小冷的答案勾起阿浩的好奇。
「是的,我送危保險套。」小冷笑答。
「虧你想得出這招。」阿浩心中對小冷的敬佩又多一分。
「難怪你今天心情這麼好,危昨晚很可愛吧?」小涵說。
「是的,滿臉通紅、眼角泛淚的模樣,再加上嬌喘,真的非常可愛……」小冷說得一臉陶醉。
「再說得詳細一點。」小涵顯得很感興趣。
「不准說!」莫危突然從走廊衝出。
「老大,你醒啦,初夜感覺如何?」阿浩說。
「什麼感覺如何啦!」莫危的雙頰染上緋色。
「危,」小冷上前抱住莫危:「我們今晚再做一次吧」。
「不要!」莫危斷然拒絕。
「為什麼?不舒服嗎?」小冷問。
「雖然不會不舒服,但感覺很奇怪啊!」莫危說。
「第一次大多會這樣,多做幾次就會有快感了。」小冷說。
「是這樣嗎?」莫危不免狐疑。
「是的。」小冷斬釘截鐵的說。
「好吧,姑且信你一次。」莫危目光游移。
「喂!我們還在耶!」阿浩抗議。
「沒關係啦,多虧他們我血槽都滿了。」小涵說。
「唉,老大,我看你們直接結婚也OK啦!」阿浩說。
「結婚還太早。」莫危說。
「怎麼會太早?你們該做的、不該做的不是都做過了?」阿浩說。
「唔……」莫危無從反駁。
「阿浩,我們也差不多該結婚了。」小涵突如其來的說。
「好啊。」阿浩說。
「那選什麼時候呢?三個月後可以嗎?」小涵問。
「好啊,三個月的時間來準備婚禮我想是相當充裕。」阿浩說。
「等等!這太突然了吧!」莫危震驚地看著阿浩與小涵。
「還好吧。」阿浩說。
「老實說,我覺得你們一點談戀愛的感覺都沒有,閃交往、閃同居就算了,現在還要閃婚,真的沒問題嗎?」莫危說。
「我們的戀愛雖然熱度偏低,但很穩定喔,不會有問題的。」小涵說。
「…我還是覺得太突然了。」莫危說。
「老大,你是在擔心我嗎?」阿浩說。
「不然咧?」莫危說。
「老大,你的傲嬌去哪啦?」阿浩說。
「喂!我是很認真的在擔心你耶!」莫危說。
「不用擔心,我想小涵姐一定會好好對待浩哥的。」小冷說。
「…也是啦,我今晚就打電話跟老爸說一聲,老爸肯定想參加你們的婚禮,說不定還會準備很多嫁妝。」莫危說。
「咦?等等!怎麼搞得我好像是要嫁給小涵似的?」阿浩說。
「不是嗎?」莫危跟小冷異口同聲。
「你們太過分了吧!」阿浩不禁怒斥。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