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番外續篇》Episode.3

窗外,天空漆著濃淡不一的灰色,烏雲隨風游離,濕氣肆虐蔓延,連綿陰雨驅散街道的嘈雜。
窗內,吧檯擺著用過的杯碗盤碟,小冷收拾起餐具,莫危跟著起身幫忙。
「危,你等下要出門對吧?」小冷問。
「對啊,去找個客戶。」莫危說。
「中午前回得來嗎?」小冷問。
「恐怕沒辦法,對不起,留你一個人跟彤彤吃午餐。」莫危說。
「沒關係。」小冷擰開水龍頭,刷洗起碗筷。
「我一定會在晚餐前回來。」莫危踮起腳尖,輕吻小冷的臉頰。
「好,對了,我幫你把手機拿去充電,別忘了帶。」小冷提醒。
「謝啦,那我出門囉。」莫危說。
「路上小心。」小冷說。

莫危方關上車門,還未坐定,阿浩便問:「老大,你聯絡對方說要過去了嗎?」
「還沒,我現在打。」莫危從背包摸出手機,滑動螢幕,正納悶怎未出現密碼解鎖要求時,赫然發現手機桌布竟是自己熟睡的相片。
「怎麼了?趕快打啊。」阿浩催促。
「…我好像拿到小冷的手機了。」莫危說。
「你跟小冷都用hTX的蝴蝶機啊?」阿浩問。
「對啊,我送他的聖誕禮物,真該買白色給他的,不,男生一般來說還是會喜歡黑色吧?我自己也是選黑色啊。」莫危說。
「你現在糾結顏色也沒用啦,都買了送了,不過啊,聖誕禮物送兩萬多的智慧型手機,老大你是錢太多喔?」阿浩說。
「對啊!怎樣?眼紅啦?」莫危說。
「懶得跟你吵,都幾歲了還這麼幼稚,小心以後被小冷拋棄。」阿浩說。
「如果他真拋棄我,我就再把他追回來!再說他才不會這麼輕易就拋棄我呢!我們的感情很穩定!」莫危說。
「展現志氣的時候還不忘曬恩愛啊…」阿浩瞥見莫危手上的手機螢幕說:「那照片是你在睡覺的時候被小冷偷拍的吧?」
「應該是,手機裡說不定還有其他的偷拍照…我偷看一下他手機裡的照片應該沒關係吧?就一下下而已。」莫危說。
「我哪知?那又不是我的手機。」阿浩說。
「我就當你默許。」莫危滑動螢幕,打開相簿,赫然發現每張都是自己不知何時被拍下的照片。
「這數量也太驚人。」阿浩驚嘆。
「這都什麼時候拍的啊?我根本沒察覺到!」莫危說。
「被察覺到就不叫偷拍了啊!不過小冷為什麼要偷拍你啊?你是不是都不跟他拍照啊?」阿浩問。
「我討厭拍照嘛,對著機器擠出微笑真的很假啊!」莫危說。
「你介意的點好奇怪。」阿浩說。
「哪裡奇怪了!」莫危說。
「懶得跟你爭論這個,話說回來,你們該不會連張合照都沒有吧?」阿浩問。
「對啊。」莫危說。
「這樣小冷也太可憐了吧,很想要你的照片卻只能用偷拍的,而且還連張合照都沒有,你這人有沒有這麼過分啊?」阿浩說。
「這樣很過分嗎?我就只是單純不想拍照啊!再說小冷也從未有微詞!」莫危說。
「你想想,小冷會是有微詞的人嗎?他只會完全配合你,然後壓抑自己的慾望吧?」阿浩說。
「…有嗎?小冷現在超主動的啊!」莫危說。
「超主動啊…你跟小冷平常都在家做什麼啊?」阿浩問。
「就跟你和小涵平常做的一樣啊!」莫危回答。
「我們平常在做的…就一起研究食譜啊,還會把食材擬人化,編個BL故事這樣。」阿浩說。
「你們有病啊?」莫危說。
「再病也沒你病!快回答我的問題啦!你跟小冷平常都在家做什麼?」阿浩說。
「就…戀人之間會做的事啊!」莫危的雙頰一瞬潮紅。
「比如接吻之類的?」阿浩不懷好意的笑笑。
「對啦!知道還問!」莫危怒道。
「都是由小冷主動嗎?」阿浩追問。
「對啊,小冷那傢伙年紀愈大就愈大膽,沒事就摟摟抱抱,還會偷親我,我洗澡的時候還會突然闖進來,門鎖根本一點用也沒有!晚上睡覺的時候…算了,我還是不要繼續說下去比較好……」莫危急忙打住。
「我也不想聽了,你連回答都摻閃光,我看你還是先聯絡客戶吧。」阿浩不滿地結束話題。

「叮咚!」清脆的門鈴聲敲擊小冷的耳朵。
「一定是危回來了!」小冷興奮地對彤彤說完,便飛奔去開門,但站在門外的卻是一對陌生的中年女士。
「…請問有什麼事嗎?」小冷略帶警戒的問。
「請問莫冷在嗎?」那位女士聲音微顫。
「哎?我就是,請問你是?」小冷詫異地望著眼前的兩人,上門的一向都是莫危的客人,唯獨這次不同。
「我是張靜,…是你的親生母親。」那位女士說。
「抱歉,我實在很難相信。」小冷說。
「…我知道,但我現在也沒辦法拿出證明,除非你願意跟我去一趟醫事檢驗所。」張靜說。
「……」小冷一臉猶豫。
「沒關係的,你不用現在就跟我去,對了,這是莫平先生託我轉交給你的信,他囑咐我一見到你就要交給你。」張靜從手提包翻出一封信交給小冷。
「莫平先生?」小冷驚詫地接下信件。
「是啊,是你現任主人的叔叔,多虧他我才找得到這裡。」張靜說。
「叔叔肯告訴你地址,那我也不必質疑,你真的是我的親生母親。」小冷說。
「你願意信任我?太好了!我們可以談談嗎?」張靜喜出望外。
「請進吧。」小冷神情複雜地請張靜進門。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