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番外續篇》Episode.4

小冷神色複雜地偷覬著一臉猶疑、靜默不語的張靜,宛如在水下呼吸般的窒息感瀰漫一室。
「小冷…我可以這樣叫你嗎?」張靜怯怯地打破沉默。
「你曾替我取過名字嗎?」小冷問。
「沒有…我那時……」忽然,響亮的門鈴聲打斷張靜的支吾其詞。
「喵。」彤彤飛快地躍下沙發,小小的貓掌直往門上抓。
「肯定是危回來了。」小冷前去開門。
「我回來了!」莫危邊換上拖鞋邊說。
「危,你回來了,」小冷勾起一抹淺笑:「又忘記帶鑰匙了?」
「對啊,抱歉。」莫危尷尬地笑笑。
「沒關係的,就算你有帶鑰匙,我還是會等你回來。」小冷說。
「是嗎…嗯?小冷,這位是?」莫危注意到僵硬地坐在沙發上的張靜。
「她是……」小冷欲言又止。
「你好,我是張靜,是小冷的親生母親。」張靜站起,嘴角勾勒出弧線。
「哎?」莫危彷若遭受雷劈。
「請問你是莫危嗎?」張靜問。
「是、是啊。」莫危一時回不過神來。
「我聽莫平先生說過你們的事,謝謝你對小冷的照顧。」張靜說。
「叔叔?」莫危一臉不解的望著張靜。
「是的,你們願意讓我把事情解釋清楚嗎?」張靜說。
「當然願意,你先請坐。」莫危隨手把背包擱在一旁。
「危…我……」小冷惶恐在小冷眸中蔓延。
「沒事的,我們先聽聽你媽媽怎麼說。」莫危牽起小冷,坐上沙發。

「既然你跟我叔叔談過,那應該知道我跟小冷正在交往。」莫危說。
「我知道,我尊重小冷的選擇。」張靜說。
「這樣啊……」莫危略顯意外。
「……」小冷抬眸,與張靜對望。
「小冷,我只是想看看你,確認你現在過得很好,不會把你帶回去,也不會一定要你認我。」張靜的笑夾雜著苦澀。
「…那個時候,你為什麼會把我送走?我的父親是誰?為什麼沒有跟你一起來?」小冷囁嚅著唇問。
「…我其實連你父親的名字都不知道,完全不認識,但他那時的表情我永遠都忘不掉。」張靜的神情溢滿哀痛。
「該不會……」小冷驚愕地望向張靜。
「跟你所想的八九不離十,事情發生後我寢食難安,無心注意自己的身體狀況,等到發現時已經無可挽回…產後我連看你一眼的勇氣都沒有,等我坐完月子,爸媽才告訴我他們已經把你送養,但我萬萬想不到他們所謂的送養其實是把你賣了…不,我早該想到的,那時家中經濟出現危機,正缺一筆資金…對不起,小冷,我太晚知道真相了……」
「……」小冷的雙眸覆上一層薄霧,熟知的世界一瞬崩解。

「小冷,你沒事吧?」莫危擔憂地望著小冷。
「沒事。」小冷茫然地回應。
「喵。」靜靜依偎在小冷身邊的彤彤忽地發出輕叫,彷彿在反駁小冷的話。
「……」莫危直盯著小冷。
怎麼可能沒事!這種事不管是誰都很難接受,更何況是心思較為纖細敏感的十六歲青少年!我該怎麼辦啊?我又不太會安慰人…不對!這個時候安慰也沒用吧!應該要好好開導小冷才對…開導比安慰還難啊!怎麼辦啊!
莫危一面蹙眉深思,一面焦躁地來回踱步。
「…危?」小冷輕聲叫喚。
「什麼?」莫危連忙拉回思緒。
「我真的沒事,」小冷淺淺一笑:「不用擔心我。」
「怎麼可能沒事!看你一副失魂落魄的樣子!」莫危說。
「真的沒事,我只是需要一點時間…都這個時間了,得趕緊準備晚餐才行。」小冷起身,直往廚房走去。

夜幕低垂,房間宛如外太空般寂靜,僅存時鐘秒針規律的機械轉動聲,莫危恍惚地盯著牆角的小夜燈發愣,忽地,一陣微弱卻清晰的啜泣聲敲上耳朵,莫危猛然清醒。
「還說你沒事!」莫危輕輕地環抱住背對著自己的小冷。
「危……」小冷的聲音暗啞。
「嗯?」莫危輕應。
「她是無辜的,我不會恨她,也明白我該試著去接受她,但不知為何,我就是沒辦法,心裡很亂、很矛盾,到底該怎麼辦才好……」小冷哽咽道。
「這種事就交給時間去解決吧,現在想破頭也沒用。」莫危的話語綴滿溫柔。
「是……」小冷心底湧現淡淡的暖意,跟在宴會上初次遇見危時的感覺相同。
「…小冷,」莫危毅然決然地說:「你還是跟你媽媽去吧。」
「不要!我不想跟你分開!」小冷翻過身說。
「可是我希望你能好好享受親情,不然你以後一定會後悔的。」莫危直視著小冷說。
「但是……」小冷欲言又止。
「其實你很想待在你媽媽身邊吧?只是你不知道要怎麼面對她。」莫危緩聲道。
「…是的。」小冷垂下眼睫。
「我想你媽媽肯定也不知道要怎麼面對你,所以我才說交給時間去解決,你們相處久了,自然會知道要怎麼面對彼此,不必擔心,也不必心急,順其自然,明白嗎?」莫危的聲音堆砌著滿滿的暖意。
「明白。」小冷釋懷地輕笑。
「明天打通電話給你媽媽吧。」莫危說。
「但是你一個人可以好好生活嗎?」小冷略顯擔憂。
「拜託,我都成年人了!再說你只是陪你媽媽去花東玩個七天而已,沒問題啦!」莫危說得神采飛揚。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