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番外續篇》Episode.5

「所以你才會來我家吃飯?」阿浩斜眼睨著莫危。
「對啊。」莫危扒了口飯。
「老大,沒有小冷你要怎麼活下去啊?」阿浩一臉憂慮。
「沒有小冷我一個人也能活得好好的,你不要小看我!」莫危說。
「不是小看,是擔心啦,你生活技能連點都沒點耶。」阿浩說。
「對啊,我看這樣好了,阿浩你回去住到小冷回來。」小涵提議。
「這主意不錯…等等!他家現在有那隻彤彤在,我才不要去住!」阿浩說。
「…阿浩,原來你會怕貓啊,我以前都不知道。」莫危說。
「我只怕你家那隻貓啦!其他貓我才不怕!」阿浩說。
「為什麼會怕啊?彤彤很普通啊!」莫危說。
「哪裡普通了!牠絕對是妖怪還是什麼不乾淨的東西…對了,肯定是傳說中的九命怪貓…小涵,你少接近那隻貓,老大被吃掉就算了。」阿浩說。
「重色輕友!還有彤彤才不是九命怪貓!牠只是比較聰明!」莫危說。
「好啦、好啦,有這麼聰明的貓在,我想也不用擔心你。」阿浩說。
「…阿浩,你不要因為彤彤瞪你一眼,你就懷恨在心,還是說你其實是在不滿今年的年終?」莫危質疑道。
「為什麼你會得出這種結論啊?我是真的覺得那隻貓不正常!算了!懶得跟你辯!」阿浩怏怏不快地閉嘴。

連綿多日的細雨已止,卻未見璀璨耀眼的日光,僅有厚重的雲層層堆砌。
莫危坐在床緣,不真切的空虛感宛若藤蔓般纏繞身軀,怎麼都沒法習慣沒有小冷喚醒的早晨,轉過身,一床凌亂的棉被再度映入眼簾,折騰一個多小時棉被依舊糾結成團。
「可惡!沒想到棉被這麼難折!小冷到底是怎麼折的?為什麼不管我怎麼折,它都會變成史萊姆啊?」莫危憤憤不平。
「喵。」彤彤躍上床。
「彤彤,早啊,怎麼啦?」莫危輕撫彤彤的頭。
「喵。」彤彤咬住莫危的袖子,用力拽了兩下。
「什麼?」莫危不解地望著彤彤。
「喵。」彤彤走出房間。
「完全不懂牠想做什麼……」莫危喃喃道。
過一會,彤彤叼著自己的食碗跑進來,並將碗放在莫危面前。
「彤彤,你肚子餓了嗎?」莫危問。
「喵。」彤彤回應似地叫道。
「…慘了!我忘記餵你了!對不起!你一定餓壞了!」莫危慌張地抱起彤彤、抓起食碗衝出房間。

莫危盯著電腦螢幕發楞,工作進度嚴重延滯,卻始終無法集中精神,猛然想起小冷手機裡全是自己的偷拍照,不禁嘴角上揚,怎能有人喜歡一個人喜歡到這種地步?
「喵!」彤彤的叫聲忽地敲上耳朵,將莫危拉回現實。
「彤彤,怎麼啦?」莫危問。
「喵。」彤彤跳到莫危腿上,蜷成一團。
「你竟然會跟我撒嬌。」莫危一臉詫異,向來只會爬到小冷腿上的彤彤竟會窩在自己大腿。
「喵。」彤彤輕輕磨蹭莫危的手。
「…你也在想小冷嗎?」莫危苦笑問。
「喵。」彤彤彷若回答般地輕叫。
「我也是,還有五天,好難熬啊。」莫危眸色沾滿寂寥。

「可惡!怎麼連衣服都這麼難折啊!小冷都怎麼折的?」莫危拉開小冷的衣櫥,隨中抽出其中一件上衣,層層堆疊的衣物瞬間崩垮。
「危,我回來了!」小冷推開門,一眼瞧見凌亂不堪的客廳。
「喵!」彤彤飛快地上前,來回蹭著小冷的腳。
「彤彤,危呢?」小冷問。
「喵。」彤彤轉身,走向房間,小冷急忙跟上去。
「危。」小冷一踏進房間就看見自己的衣服散落一地,莫危則盤坐其中。
「小冷你不是明天才回來嗎?」莫危驚訝地問。
「我提早回來…原來漫畫裡面的情節是真的,把想念的人的衣服拿來聞。」小冷恍然大悟。
「我才不會做這麼變態的事!」莫危怒駁:「我只是不會折衣服,想拿你折好的一件來參考,結果我一拉,衣服就全掉下來!」
「所以…你一點也不想我,難怪一通電話都沒有……」小冷神色落寞。
「誰說我一點也不想你啊!我沒打電話是怕我不小心說出『希望你早點回來』之類的話!」莫危赧紅了臉。
「咦?」小冷不解地望著莫危。
「要是我說了那樣的話,你一定會馬上回來,你好不容易可以跟你媽媽相處,我不想因為我而讓你有跟我一樣的遺憾。」莫危雙頰上的緋色漸深。
「謝謝。」小冷心頭一暖,不自覺地漾出淺笑,危真的非常溫柔,而且會在令人意外的微小事物上深思熟慮。
「不過這幾天你不在,我發現我好像得了『看不見小冷就會無精打采』的病,而且病情超嚴重,更別提家裡被我搞成什麼樣子。」莫危說。
「我已經看到客廳的慘狀了。」小冷說。
「廚房跟陽台更慘。」莫危正色道。
「待會我們一起整理吧。」小冷啞然失笑。

牆上的掛鐘時針正好走到十二,昏黃的小夜燈在垂落的窗簾上剪出兩人在床上相偎而坐的疊影,小冷興奮地描述旅遊的所見所聞,莫危強打精神、用心聆聽。
「危,你累了?」小冷察覺到莫危哈欠連連。
「對啊,剩下的明天再說好嗎?」莫危渴睡道。
「好,晚安。」小冷輕吻莫危。
「…咦?」莫危訝異不已。
「你忘了嗎?例行的晚安吻。」小冷笑說。
「不是啦…那個…就這樣啊?」莫危支吾其詞。
「…危的意思是想更進一步?」小冷問。
「對啦…畢竟很久沒見了嘛……」莫危撇開視線。
「原來危也會寂寞難耐、欲求不滿,平時那麼抗拒。」小冷略顯意外。
「你到底是要還不要啦?」莫危惱羞成怒。
「今天還是算了。」小冷說。
「為什麼?難得我主動耶!」莫危說。
「可是危已經很累了不是嗎?剛剛還跟我一起大掃除。」小冷說。
「我的體力沒那麼差啦!而且你今天是怎樣?一點也不像你!平常你哪想那麼多,直接就撲上來了!」莫危說。
「我只是……」小冷欲言又止。
「你該不會又在想什麼『我還不夠成熟』之類的事吧?」莫危問。
「是的,我想成為危能依賴的人,但每次發生事情都是我在依賴危,像這次的事情也是……」小冷垂下眼睫。
「笨蛋!」莫危輕敲小冷的頭:「戀愛本來就是兩個人互相依賴,所以你本來就該依賴我啊!」
「…是。」小冷燦然一笑,心中的陰霾一掃而空。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