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番外續篇》Episode.6

小冷拉開窗簾,溫暖耀眼的日光折射入室,刺眼得令莫危將棉被蓋上頭。
「危,起床了。」小冷坐上床緣。
「再讓我多睡一會。」莫危翻過身說。
「果然太累了。」小冷嘆氣道。
「誰說我太累!我只是想賴一下床!」莫危猛然坐起,一頭撞上小冷的前額。
「危,你沒事吧?」小冷急問。
「沒事啦,我頭硬得很,」莫危抬眸,赫然發現小冷被撞紅了額頭:「小冷,你還好吧?額頭紅紅的耶,要不要擦藥?」
「不用,等下就好了。」小冷笑答。
「你不會痛嗎?」莫危問。
「不會,我對疼痛有點麻痺。」小冷說。
「對了,之前你切菜時不小心切到自己的手,我在那邊緊張得要死,你竟然還笑得出來,問你會不會痛,你也說不會……」莫危說。
「因為我以前受的傷更多也更痛,所以習慣了,危如果想知道的話,我可以詳細的說給你聽。」小冷說。
「我才不要聽!光想像就覺得可怕!」莫危說。
「呵,對不起。」小冷笑著輕吻莫危的臉頰。
「真是的,沒事別捉弄我啊。」莫危回吻小冷,翻身下床,往廁所走去。
小冷熟練地摺好棉被,拉開衣櫥,根據方才看的氣象報導挑出合適的衣褲,等待莫危盥洗回來。

莫危坐在吧台邊翻閱早報,站在吧台內的小冷將剛調好的熱咖啡遞給莫危後,繞過吧台,在莫危身旁坐下。
「果然還是去買張餐桌吧,兩個人面對面吃飯比較好。」莫危說。
「說得是呢。」小冷說。
「話說你跟你媽媽後來怎麼樣了?」莫危問。
「我們交換了手機跟Email,她說中秋節還會再來看我。」小冷回答。
「這樣啊。」莫危說。
「我想我們還需要一點時間。」小冷說。
「也是,慢慢來就好…對了,我剛剛換衣服的時候發現昨天你沒親過的地方竟然出現吻痕,你是什麼時候弄的?昨天我睡著之後還是今天早上?」莫危說。
「難得被發現呢,是昨天你睡著以後弄的。」小冷說。
「我就知道!還難得被發現呢!別老是偷襲我啊!」莫危說。
「對不起,下次我會在你醒著的時候襲擊的。」小冷說。
「不是醒著還是睡著的問題,我的意思是你不准再襲擊我,而且你在我醒著的時候襲擊我肯定會一發不可收拾!」莫危說。
「一發不可收拾不是很好嗎?」小冷燦然一笑。
「…算了,隨你吧。」莫危無奈地妥協。
「真的?」小冷不可置信地確認。
「真的,你愈大愈狡猾,我都不知道要怎麼招架。」莫危勾起嘴角。
「不是愈大愈狡猾,是一直都很狡猾。」小冷苦笑。
「怎麼說?」莫危啜了口咖啡。
「危,你看一下這個。」小冷將莫平給的信交與莫危。
「這是什麼?」莫危打開信封,裡面有張莫平手寫的字條跟一張英文年表,記載著小冷哪一年被賣進來、哪一年轉手給誰等。
「叔叔要我跟你坦白我的過去,我也覺得應該要跟你說才行。」小冷說。
「我不是說過我不在乎你過去的事嗎?」莫危說。
「你是說過,但是我現在要告訴你的不是我過去的事,而是我其實有你不知道的一面,我不知道要怎麼向你明說,最直接的方式就是告訴你我過去的事。」小冷說。
「…好吧,你說吧。」莫危說。
「是。」小冷娓娓道出過去如何在各個主奴間獲取情報、用刀蓄意刺傷主人以便被遣送給作為跳板的莫平以及為了向莫平證明自己對莫危是認真的而自殘。

沉默瀰漫,空氣凝固,足以令人窒息的壓迫感籠罩著兩人,小冷發白的指節緊抓著衣服下襬,不時抬眸偷覦莫危。
「危,你會討厭我嗎?」小冷囁嚅著唇問。
「討厭是不會啦,有點被嚇到就是了……」莫危視線飄移。
「…我很清楚自己對危的感情很扭曲,甚至可以說是病態,但我是真心的,而且絕不會做出傷害你的事!對不起,我怕你被嚇跑,一直都不敢告訴你,時間拖得愈久,就愈沒勇氣說,我不是故意隱瞞你的,真的很對不起!」小冷轉頭直視莫危,努力地將心意轉為言語。
「我知道,如果你想對我不利,你早就做了。」莫危拉近兩人的的距離,輕輕吻上小冷。
「危?」小冷一臉詫異。
「你的反應也太奇怪了吧!我心情不好的時候你也是這樣安慰我,我只是照做而已啊!」莫危倏然赧紅了臉。
「……」小冷沉默地凝望莫危。
「腹黑加病嬌這種神組合居然會被我碰上,有戳中我萌點。」莫危說。
「萌點?」小冷問。
「唉…反正我不討厭你啦!」莫危說。
「真的嗎?不會想從我身邊逃走嗎?」小冷問。
「真的啦,不然你說我要怎麼討厭你?根本討厭不了嘛!再說我要是逃走,你肯定會把我追回來的不是嗎?」莫危說。
「是的。」小冷說。
「看吧!所以我認了啦!」莫危說。
「呵。」小冷輕笑,危逞強裝成熟的時候真的很可愛,雖然往往以失敗收場,卻總能掃蕩心中的陰霾。
「不得不承認,我完敗了。」莫危隨之揚起一抹淺笑。
「危,謝謝你。」小冷說。
「嗯,但說實在的,我有點生氣,原來我在你眼中是會被這點小事就嚇跑的膽小鬼!而且你居然瞞我這麼多年!真的很過分耶!」莫危說。
「對不起。」小冷說。
「我接受你的道歉,不過這樣還不夠,我決定跟你冷戰十分鐘。」莫危說。
「十分鐘?」小冷說。
「對,現在開始你不能跟我說話。」莫危說。
小冷坐正,啜飲起失溫的牛奶,莫危靜默地翻動早報,手一揮,咖啡瞬間翻倒,流滿桌地。
「小冷,快拿抹布來!」莫危急喊。
「是。」小冷連忙站起,從吧台後方拿來一條抹布。
「危,有沾到衣服嗎?」小冷邊擦桌子邊問。
「沒有…冷戰失敗了。」莫危說。
「是的,可能還不到一分鐘。」小冷說。
「居然是我先破功!可惡,不甘心啊!等下擦好再重來一次!」莫危忿忿說道。
「是。」小冷啞然失笑。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