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番外續篇》Episode.7

莫危來回踱步,認真思索要編什麼謊。
「喵。」彤彤慵懶地趴在沙發上。
「彤彤,」莫危坐上彤彤身旁的空位:「你覺得我應該要怎麼騙小冷?」
「喵。」彤彤渴睡地望著莫危。
「唉,前年跟去年都沒成功,今年一定要成功…我想到了!彤彤你等下要配合我喔!」莫危靈機一動說。
「喵?」彤彤詫異地抬眸,清脆的門鈴忽地響起。
「小冷回來了,彤彤你快躲起來!」莫危邊喊邊走去開門。
「喵……」彤彤無奈地躲進沙發下。
「危,我回來了。」小冷換過鞋,踏入屋內。
「小冷,彤彤不見了!」莫危一臉緊張。
「咦?」小冷驚愕地眨眨眼。
「我到處都找不到牠!」莫危說。
「危一定沒認真找,彤彤就躲在沙發底下,你看牠的尾巴沒藏好。」小冷說。
「不是吧?」莫危將視線拋向沙發下方,只見彤彤的尾巴在沙發外晃啊晃。
「真是的,」小冷彎下腰,抱出彤彤:「彤彤你要乖一點才行,危被你嚇到了。」
「喵。」彤彤輕蹭小冷。
「……」莫危默然瞪著彤彤。
「對了,危,你知道嗎?爸爸跟叔叔今天晚上要回國。」小冷說。
「什麼!?幾點的飛機?」莫危問。
「呵呵,愚人節快樂。」小冷笑道。
「可惡!不甘心啊!每年都只有我被騙!」莫危一臉不滿。
「而且危每次都很認真地上當呢。」小冷笑得燦爛。
「什麼啊!你這樣講也太過分了吧!」莫危板起臉孔。
「對不起。」小冷笑容稍歛。
「沒誠意。」莫危說。
「那我要怎麼做,危才肯原諒我呢?」小冷問
「嗯…吻我。」莫危的雙頰染上淺淡的緋紅。
「是。」小冷垂首覆上莫危的唇瓣,深深地吮吻,窒息感令莫危輕啟嘴唇,小冷伺機探入,兩舌交纏,濕溽的聲響在耳邊迴盪,小冷卻在此時倏然退開。
「你在做什麼啊?」莫危臉頰發燙,眸色迷濛,話語夾雜著嬌喘。
「危又沒說不能舌吻。」小冷莞然一笑。
「我不是說這個啦!我是說你怎麼突然就結束了!」莫危說。
「難道危想繼續?」小冷問。
「…對啦。」莫危視線飄移。
「是,可是彤彤也在,繼續好嗎?」小冷指向正死命地盯著他倆的彤彤。
「…走,我們去房間。」莫危拽著小冷直往房間去。

莫危坐在地板上整理公司文件,心思始終無法投注在工作上,偷瞥向阿浩、小涵請教功課的小冷,眸底浮現一絲陰霾。
「喵。」彤彤走入書房,直接坐上莫危前方散落一地的的資料。
「彤彤,快起來,我在工作。」莫危沒好氣的說。
「喵。」彤彤絲毫不退讓。
「…你想撒嬌?」莫危試探。
「喵。」彤彤同意般地叫道。
「真拿你沒辦法。」莫危摸摸彤彤的頭,喃喃道:「唉,如果我當初上課認真點,現在教小冷的人就是我了,我也不用吃阿浩跟小涵的醋。」
「……」彤彤注視莫危的目光填滿鄙夷。
「拜託,我不過是佔有慾強了一點,你沒必要用那種眼神看我吧。」莫危低聲說。

「老大!」阿浩突如其來地叫喚。
「做什麼?」莫危不耐地回頭。
「你會讓小冷讀大學吧?」阿浩問。
「怎麼會突然問這個?」莫危反問。
「我們剛好聊嘛。」小涵說。
「那還很久以後的事耶。」莫危說。
「也不久了啦,小冷如果不是在家自學,現在就是高一或高二的學生,差不多該考慮想讀的科系跟學校。」小涵說。
「小冷,你以後想去大學上課嗎?」莫危正色問。
「是的。」小冷回答。
「你想讀哪個學校?」莫危又問。
「我想雙主修法律跟財金,但還沒決定要讀哪間學校。」小冷說。
「法律跟財金啊,你想讀就去讀啊。」莫危不悅地說。
「…危,你是在鬧彆扭嗎?」小冷凝視莫危問。
「誰在鬧彆扭啊!」莫危反駁。
「我懂了,老大你是因為小冷今天被我們搶走,沒辦法獨佔一整天,所以在吃醋啊。」阿浩嘲諷。
「我才不會為這點小事吃醋!我只不過是……」莫危倏然瞥見小冷的視線停留在自己身上。
「只不過是什麼?」小涵追問。
「我只不過是有點不爽你們跟小冷互動親密,我卻被排除在外!不是在吃醋!」莫危辯解。
「呵呵,危真的很有趣呢,小冷你一定經常這麼做吧?」小涵意味深遠地笑笑。
「是的。」小冷燦然一笑。
「咦?做什麼啊?」莫危一頭霧水。
「老大,我看你哪天被小冷賣掉也不知道。」阿浩嘆道。
「到底是做什麼啊?」莫危急問。
「就是像這樣的事。」小冷走到莫危面前,彎身在莫危唇上落下輕吻。
「嚇我一跳!你別老是突然做這種事啊!啊!我懂了!你們說的就是捉弄我是吧?」莫危聲音微顫。
「是的,危好可愛,再吻一次吧。」小冷揚起一抹醉心的笑。
「不要!阿浩他們也在啊!」莫危急忙推開小冷。
「那等浩哥他們回去,我們回房間繼續?」小冷笑問。
「少想些有的沒的!等你把不會的題目解決再說!」莫危面紅耳赤地斥責。
「是。」小冷黠然一笑,轉身走回書桌。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