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純情主人俏奴隸.番外續篇》Episode.10

「我回來了。」莫危疲憊地脫下鞋,踏入家門。
「主人,歡迎回來。」小冷來到莫危跟前。
「你……」莫危一見到小冷的裝扮,震驚得兩眼發直。
「好看嗎?」小冷雀躍地轉圈,裙襬隨之起舞。
「你為什麼穿著女僕裝啊!」莫危說。
「不合適嗎?」小冷問。
「是不會啦。」莫危上下打量小冷,意外地毫無違和感。
「可愛嗎?」小冷怯怯地追問。
「是蠻可愛的啦。」莫危臉上一陣潮紅。
「那危以後別再去女僕咖啡廳了。」小冷正色道。
「啊?」莫危一頭霧水。
「我不喜歡其他人叫危主人。」小冷說。
「拜託!這都是多久以前的事啦!」莫危說。
「可是……」小冷不安地盯著莫危。
「你是在吃醋嗎?」莫危緩聲問。
「…是的。」小冷回答。
「原來如此,我總算知道原因了。」莫危嘆道。
「什麼的原因?」小冷不解地問。
「就是…你這幾個月攻勢突然變得很猛烈…次數也跟著翻倍……」莫危斟酌著字句,委婉地表達。
「危是指什麼?」小冷完全摸不著頭緒。
「就是做愛啊,別讓我說得那麼直白啊!」莫危羞赧得面紅耳赤。
「咦?我有嗎?」小冷一臉詫異。
「有啦!本來一天頂多兩次,那次回來後變成一天至少兩次,再血氣方剛也要有個限度吧!」莫危不快地說。
「所以危愈來愈排斥跟我親熱真的是因為累?」小冷確認性地問。
「對啊!你居然懷疑我的解釋啊!太過分了!」莫危不滿地說。
「對不起。」小冷愧疚地說。
「沒關係啦,反正你也不是第一次這樣了。」莫危一派司空見慣。
「我以前做過一樣的事嗎?」小冷急問。
「不是一樣啦,是類似,而且蠻常發生的,像是我沒回來跟你一起吃晚飯,隔天的早餐就會比平常鹹一點。」莫危說。
「我都沒察覺到……」小冷說。
「呵,暗地裡鬧彆扭,自己還完全沒意識到,挺可愛的嘛。」莫危輕笑。
「…危,我愛你。」小冷一把抱住莫危,突如其來的告白。
「你也太突然了吧。」莫危稍顯吃驚。
「我愛你。」小冷將下巴倚在莫危肩上。
「我知道啊。」莫危伸出手,回抱住小冷。
「我愛你……」小冷在莫危耳邊低喃。
「我也愛你啦,別再跳針了。」莫危的嘆息不見無奈,反倒填滿蜜。
「是。」小冷舔吻莫危的脖頸。
「你做什麼啊!」莫危企圖掙脫,卻徒勞無功。
「我想做愛,可以嗎?」小冷輕咬莫危紅透的耳垂。
「不可以!」莫危斷然回絕。
「可是危都已經有反應了。」小冷觸碰莫危的褲襠。
「別亂摸!說到底都是因為你穿女僕裝!害我開啟新世界的大門!」莫危怒吼。
「危……」小冷霸道地吻上莫危,唇瓣廝磨、兩舌交纏,小冷一步步的逼退,直至莫危被推倒在沙發上。
「你是萬年發情的兔子嗎!」莫危眼神迷濛地推開小冷。
「我是人類喔,危常說些奇怪的話呢。」小冷直視著莫危說。
「呵,我實在拿你沒輒。」莫危噗哧一聲笑出來。
「危?」小冷不明所以地眨眨眼。
「小涵以前送的貓耳呢?如果有貓耳女僕餵我吃晚餐的話,我就答應跟你做。」莫危撇開視線。
「是。」小冷綻出足以醉死人的甜笑。
「露出那種笑容是犯規的。」莫危雙手環上小冷的頸子,奉上深深一吻。

「平,帶我去加州DisXeyland!」莫成雀躍地搭上莫平的肩。
「我拒絕。」莫平斬釘截鐵地回絕。
「為什麼?你明明答應我每三個月帶我出去玩一次,地方還任我選的!你想毀約嗎!」莫成不滿地說。
「不是,你難道不能選其他的地方嗎?每次都去DisXeyland,不膩嗎?」莫平沒好氣地說。
「才不會呢,我的夢想可是去DisXeyland玩一百次喔。」莫成燦然一笑。
「剛剛才冒出來的夢想嗎?」莫平嘆氣似地問。
「不行嗎?」莫成不滿地反問。
「唉,就算我每三個月帶你去一次DisXeyland,一年也才去四次,你要活到七十三歲才能完成夢想。」莫平說。
「七十三歲還年輕啦,加州DisXeyland玩一百次以後,下個夢想是東京DisXeyland玩一百次。」莫成說。
「那你得活到九十三歲,問題是你八、九十歲時還有體力可以遊山玩水嗎?」莫平語帶諷刺。
「說得也是,」莫成思酌一會後說:「那我們改成一個月去玩一次吧。」
「你乾脆搬到DisXeyland隔壁去住算了。」莫平不禁調侃。
「好主意!」莫成興奮地附和。
「你是認真的嗎?」莫平冷眼望向莫成。
「當然是開玩笑的!平你真沒幽默感!」莫成笑道。
「……」莫平注視著莫成的視線一瞬凍結。
「你的眼神好可怕,放鬆點啦。」莫成拍拍莫平的肩。
「唉,別胡鬧了。」莫平嘆口氣,覆上莫成的唇瓣,吻似蜻蜓點水。
「那你答應帶我去DisXeyland了嗎?」莫成拉回話題。
「我答應你就是了。」莫平無可奈何地說。
「太好了!那我可以把危跟小冷也找去嗎?」莫成突如其來地問。
「那你打電話約他吧,不過得等他們吃晚餐的時候再打。」莫平說。
「為什麼?」莫成問。
「他們現在可能在做增進彼此感情的事。」莫平說。
「…那我們也來做吧!」莫成說。
「你真是煩人的傢伙啊,等晚上再說吧。」莫平輕彈莫成的額頭,嘴角卻無意識地微微上揚。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