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夏淺歌》序

冷峻嚴冬,呼嘯而來的寒風夾帶片片雪花,鋪著一層薄雲的天空看來格外低矮,潺潺而過的河水清澈明淨,河床兩側已略微結冰,他緊閉雙目,一動也不動地躺在白雪之上,一身素色絲綢裁製而成的白衣已染上髒污,玄無走上前,淚痕爬滿他蒼白的臉龐。
玄無蹲下身子,將渾身冰涼的他擁入懷,唇瓣緩緩地貼近,在吻上他額際的那一剎那,意識被拉回現實。
從床上坐起,玄無一臉夢醒後的茫然,又是同一個夢,自從在戰爭中打敗鄰國後,每晚都做同一個夢,而且每次夢醒後,總會胸口一陣揪緊,陣陣心痛與哀傷如洪水般湧來,明明與他只有一面之緣,為什麼會一直夢見他?又為什麼是如此哀痛的夢境?答案肯定在他身上,在因主動宣戰而被廢除的鄰國丞相『夏』的身上。

蹄聲噠噠,輪聲轔轔,窗櫺掩不住夏眸底的哀愁,馬車越過廊橋後隨即停下。
「到了,請下車。」車夫拉開布簾說。
夏緩緩走下馬車,一抬首,牆頭砌著碧綠屋瓦的朱紅城牆在眼前延展開來,兩丈高的城門聳立著。
忽然,嘎吱聲四起,厚實的城門被推開,一名宮女走出迎接,笑盈盈道:「夏公子,皇上已久候多時,請隨我來。」
宮女引著夏走過一條條長廊、一道道宮門,層樓疊榭、古樸雅緻的樓台亭閣逐一映入眼簾,最終止步於皇上寢宮。
夏頓時心生疑惑,卻不得不踏入寢宮:「參見皇上。」
「夏,朕等你很久了,」玄無坐在桌案前,上下打量夏好一會,才招手道:「把門帶上,過來這邊。」
「是。」夏小心翼翼的關上紅木雕花門,踩著凌亂而踉蹌的步伐走到桌前。
「請坐。」玄無擺手示意道。
「…皇上,」夏沒坐下來,反倒囁嚅著唇開口:「我是戰俘,沒資格與您同坐。」
玄無灑然一笑:「但朕沒把你當戰俘。」
「我是為了負起引發這場戰爭的責任而來的,請您定罪。」夏輕緩的語氣滲著不容置疑的堅定。
「這場戰爭真的是身為右丞相的你好大喜功而主動向我國宣戰的嗎?」玄無直視著夏問。
「…是的。」夏緊握著拳,白皙似雪的掌心刻上艷紅的指甲印。
「這樣啊,那朕就將你定罪吧。」玄無嘆氣似的說。
「是。」夏恭敬的跪下聽旨。
「朕封你為右丞相,替朕分擔國事,將功贖罪,你可願意?」玄無起身將夏扶起。
夏愣了半秒,才淡然回應:「您這麼做會令人民不服。」
「別擔心,朕已經跟人民溝通過了。」玄無說。
「這……」夏的神色透著為難。
「朕聽聞過你的事蹟,知道你是很有能力的人。」玄無說服道。
「謝謝,但是我……」夏的雙眸閃爍著一抹猶豫。
「作為我國丞相是朕定給你的罪,你沒得拒絕。」玄無語氣斷然。
「……」夏斂下眼,緊咬著唇,心下藏著說不出的矛盾。
「夏,」玄無忽然緊握住夏的雙手,正色道:「朕需要你,不管怎樣,朕都要你做朕的丞相。」
「咦?」夏一瞬愣怔。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