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夏淺歌》第一章

夜色吞噬了天空,不見朦朧月色,也不見漫天繁星。
桌上燭火已滅,獨留一室死寂,夏闔眼復又睜開,翻來覆去,輾轉難眠,想不透自己怎會想都沒想就應允下來,會如此反常是因為不安嗎?抑或是被背叛的震驚仍未褪去?
夏自床榻坐起,揪著被褥的指節發白,房內幽暗充盈,令他想起關押在地牢的那幾日,記憶剽開心底的傷口,椎心的痛楚蔓延至四肢百骸。
叩、叩,忽然傳來輕敲門板的聲響。
「誰?」夏驚問。
「是朕,你還沒睡?」沒問過夏的意思,玄無直接推門進房。
「還沒,有何貴事?」夏強裝平靜。
「沒什麼,只是睡不著,出來散散步,不知不覺就走到你的房門前。」玄無帶上門,拉過圓凳在夏床邊坐下,憂心的問:「你還好嗎?你的臉色很差呢。」
「我沒事。」夏轉移視線,避開與玄無目光接觸。
「是嗎?你果然需要時間去放下對東武帝的感情。」玄無嘆道。
「咦?」夏愣了愣。
「你喜歡東武帝吧。」玄無說得平靜,心下卻不是滋味。
「您從何而知?」夏臉色一瞬煞白。
「你的感情在你跟東武帝說話的表情與眼神中洩漏無遺。」玄無抓住夏的手腕:「夏,你是自願當東武帝的代罪羔羊嗎?」
「您在說什麼……」夏的眼神不安地四處游移。
「真正發動這場戰爭的人是東武帝,對吧?」玄無的聲調略沉,深邃的雙眸銳利地直視著夏。
「您在審犯人嗎?」夏眼帶敵意地瞅著他。
「不是,你別緊張,朕沒打算拆穿這件事,只想確認你是不是自願當東武帝的代罪羔羊。」玄無揚起嘴角,鬆開握住夏的手。
「您何必知道這種事。」夏垂下眼睫,試圖掩飾眸底深深的哀痛。
「…也是,等你想說的時候自然會說,」玄無苦笑:「話說回來,朕任命你為右丞相的事……」
「請您收回成命吧。」夏斬釘截鐵地打斷玄無。
「你不是已經答應了嗎?」玄無詫異的問。
「是的,但那時我是一時衝動才會答應,其實我沒有與右丞相這個職位相稱的能力。」夏說。
「怎會沒有能力?你一向將政事處理得很好,像是己未年的饑荒、庚寅年的洪災跟庚戌年的內亂,還有……」玄無伸手撫弄夏散亂垂落的髮絲。
「您為什麼對我的事這麼清楚?」夏急甩掉玄無的手。
「因為朕一直都關注著你。」玄無說。
「為什麼要關注我?」夏一臉不解。
「呵,因為朕喜歡你啊,從你還是個小文官的時候就喜歡了。」玄無綻出堅定的笑。
「謝謝,原來喜歡這個詞在這國家是用來表示君對臣的器重,我很高興您這麼看重我。」夏轉開視線。
「不是的,朕臨幸後宮的嬪妃時都會情不自禁的把她們當成你。」玄無正色道。
「呃…」夏的面頰染上潮紅,隨後又倏然褪去:「對不起,我無法接受您的心意,我沒辦法放下對他的感情。」
「果然…不過朕是相信『時間會淡化傷痛』跟『日久生情』的人,朕會等你的,」玄無站起身說:「朕回房了。」
「嗯。」夏虛應。
玄無輕推開雕花門,方跨過門檻,夏的叫喚立刻敲上耳朵:「皇上!」
「什麼事?」玄無滿懷期待的轉頭。
「您太對不起那些嬪妃了。」夏的目光填滿嚴厲。
「朕會好好反省的,你早點歇息。」玄無輕笑,關上門的剎那,落在夏眸角的那抹笑瞬間溢滿了苦澀。

晨曦乍現,淡薄的日光直透窗紙入室,在地面裁出窗櫺形狀的剪影。
夏一夜無眠,卻不感疲憊,思緒混亂糾結,「從你還是個小文官的時候就喜歡了。」不由自主的想起玄無的話,他從那時候就喜歡上我了嗎?如果是的話,那他喜歡我至少有五、六年了…比我喜歡東武帝的時間還多一倍……
「夏公子,您醒了嗎?」有點熟悉的女聲在門外響起。
「醒了,請問有什麼事?」夏翻身下床。
「送水來給您梳洗。」宮女答道。
「請進。」夏說。
門嘎吱打開,那名宮女捧著水盆進房,夏認出她是昨天領路去見玄無的宮女。
「夏公子,奴婢名叫雲雀,負責照料您的生活起居,若有什麼差遣,請盡量吩咐。」雲雀擱下水盆,福身行禮。
「好的,以後請多關照。」夏點點頭。
「夏公子,您昨晚睡得好嗎?初至異地,會不會水土不服?」雲雀問。
「我不擔心水土不服,倒是挺擔心自己無法適應文化差異。」夏說。
「兩國的確有許多迥然不同的差異,像是選立皇位繼承人的方式,在我國每五年會對二十歲以下、十歲以上的學子進行考選,從中選出百人進宮培訓,培訓分階段進行,每一階段結束後都會進行一次考評,通過所有階段的考評留到最後的人將成為皇位繼承人。」雲雀說。
「如果留到最後的不只一人那該怎麼辦?」夏隨即發覺此制度有所缺陷。
「那就會讓他們任官三年,觀察其表現後,由皇上及文武百官進行評選,雖然制定了這樣的規定,但這種情況從沒發生過,直到五年前有兩名學子同時通過所有培訓考評留到最後,一名是當今皇上,另一名是當今的左丞相—丹。」雲雀勾出一抹溫笑,不動聲色的眼底猶有一絲深意。
「……」一股不安自夏心底竄起。
「夏公子,我們不能再聊了,皇上邀您一道用早膳,請您趕緊梳洗更衣,我好領您過去。」雲雀的話將夏從思緒中拉回現實。
「請你稟報皇上,我若與皇上一道用膳便是逾越身分。」夏委婉的拒絕。
「夏公子,皇上好不容易盼到能與您一同用膳,請您別拒絕好嗎?」雲雀語氣輕緩。
「你知道這件事?」夏渾身一僵。
「這件事是指皇上喜歡您嗎?」雲雀反問。
「對。」夏羞紅著臉回答。
「看來你真的有很多事都不知道呢,皇上喜歡您這件事全宮都知道。」雲雀笑了笑。
「怎麼會?」雲雀的話對夏來說猶如晴天霹靂。
「一年前,在春節酒宴上,皇上因喝醉而將這件事昭告天下。」雲雀說。
「不會吧……」赧紅從夏的雙頰暈染至耳根。
「夏公子,我在門外等候。」語落,雲雀便旋身出房。
「不會吧…真的要跟他一同用膳啊……」夏只覺胃部一陣翻攪,沒想到全宮都知道了,接下來的日子能安然渡過嗎?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