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夏淺歌》第三章

夕霞已退,夜幕深垂,黑緞般的夜空鑲嵌一彎下弦月,偌大的寢宮內殿僅有玄無與小夏兩人。
「小夏,喝杯熱茶,緩和身子吧。」玄無替小夏斟上一杯香茶。
「謝謝。」小夏啜飲幾口。
「心情平靜一點了嗎?」玄無問。
「嗯,已經平靜多了。」小夏嘴上這麼說,卻難掩眸底的淒冷。
「眼睛都哭腫了。」玄無心疼地輕撫小夏的下眼瞼。
「我有話想跟你說……」小夏撇開頭,急著岔開話題。
「等等!能讓朕先說嗎?」玄無嚴正問道。
「…能。」小夏點點頭。
「小夏,朕絕不會為了讓你忘卻東武帝而故意說那番話,朕只是不忍你繼續為那種人心傷,想你早點看清事實。」玄無說得真切。
「我知道,你若真是這種人,就不會考量到我的心意而等那麼多年。」小夏勾起染著傷感的淺笑。
「……」玄無的心上有股揮之不去的陰霾。
「其實我是想跟你道謝,謝謝你說了那席話,也謝謝你對我付出這麼深的感情,不過我對東寧用情很深,這段感情不是說放下就能放下的。」小夏語氣和緩。
「那朕就再多等幾年吧。」玄無苦笑。
「或許不用那麼久。」小夏說。
「咦?」玄無愣了愣。
「我好像有點喜歡上你了……」小夏略顯羞赧。
「真的嗎?」玄無猛地抓住小夏的臂膀,眼中閃過雀躍的光采。
「真、真的……」受到驚嚇的小夏支吾其詞。
「對不起,朕過於激動,有沒有弄痛你?」玄無倏然鬆手。
「沒有。」小夏啜口茶,想安定心神,卻不慎嗆到,咳嗽不止。
「慢慢喝、慢慢喝,嗆傷了怎麼辦?」玄無緊張地輕拍小夏的背。
「…呵。」小夏啞然失笑。
「怎麼了?」玄無不解的望著小夏。
「沒什麼,已經很晚了,我先回房,你也早點歇息。」小夏起身道。
「等等,明日…不,以後跟朕說話繼續用『你』,別再用回『您』了。」玄無說。
「啊…我失禮了。」小夏驚覺自己說出不少逾越身分的話。
「朕倒不覺失禮,」玄無囅然一笑:「期待哪天能聽你直呼朕的名諱。」
「…皇上,請早點歇息。」語落,小夏便轉身離去。
「唉…千金難買早知道……」玄無嘆道。

鳥雀啁啾,薄雲稀疏,日光流瀉一地,小夏心緒複雜地緩步於迴廊。
「丞相!出大事了!」雲雀朝他急奔而來。
「什麼大事?」小夏問。
「皇上龍體有恙。」雲雀疾道。
「請御醫診病過了嗎?」小夏的神色染上一抹憂慮。
「診病過了,是風寒,並無大礙。」雲雀說。
「既然你都說並無大礙,為何還如此驚慌?」小夏問。
「皇上說什麼都不肯服藥。」雲雀回答。
「怎會不肯服藥?」小夏又問。
「那個…皇上說……」雲雀支支吾吾。
「皇上說什麼?」小夏追問。
「皇上說,他只肯服丞相親手餵的藥,所以…能請您去一趟皇上的寢宮嗎?」雲雀怯聲怯氣。
「…我明白了,請你領我過去吧。」小夏強忍心中慍怒,隨著雲雀前往寢宮。

「皇上,請服藥。」小夏將舀著藥湯的匙羹推到玄無面前。
「小夏,你真的不叫朕的名字嗎?」玄無的眼中砌滿期盼。
「不行,請快服藥。」小夏斷然道。
「你不叫朕的名字,朕就不服藥!」玄無不滿地扭頭。
「你別得寸進尺!」小夏終究按耐不住腹中怒火。
「你終於沒用敬稱了!」玄無喜出望外。
「…你是故意惹我生氣的嗎?」小夏詫異的問。
「是啊,要惹你生氣還真難,僵持了快一刻鐘。」玄無燦然一笑。
「……」小夏好氣又好笑,起身將藥湯擱回圓桌。
「小夏,以後都用『你』吧,也別再稱朕『皇上』了,朕想聽你喊朕的名字。」玄無與小夏四目相會。
「你真執著,但我也不會輕易退讓。」小夏恢復一貫的冷然,走回龍榻邊。
「果然還是不行啊…對不起,朕太急躁了。」玄無的笑多出幾分苦澀。
「唉,我又沒說完全不行,僅限兩人獨處的時候,其他時候恕我難以退讓。」小夏目光游移。
「…小夏,朕喜歡你。」玄無突如其來的告白。
「…嗯。」小夏將視線拉回至玄無身上。
「朕愛你,比任何人都愛。」玄無情意綿綿地凝視著小夏。
「都說我知道了。」小夏聲音微顫。
「所以,嫁給朕吧,朕會一輩子珍惜你的。」玄無握住小夏的手說。
「你胡說什麼!」小夏慌忙掙脫玄無的手。
「才沒胡說…唉,你什麼時候才會喜歡上朕啊……」玄無一臉挫敗。
「我們相處不過三天,要我現在就喜歡上你是不可能的。」小夏斬釘截鐵的說。
「唉,看來朕還得再繼續忍耐。」玄無嘆道。
「話說,你怎麼會染上風寒?昨日不是還好好的嗎?」罪惡感油然而生,小夏趕緊轉移話題。
「應該是因為昨日朕太逞強,才會染上風寒。」玄無說。
「逞強?」小夏沒聽明白。
「昨日捉魚,因為有你在看著,朕不自覺中愈捉愈起勁,等感受到寒意時就已著涼,不過你因為朕捉了不少魚兒有點喜歡上朕,讓朕覺得這風寒病得很值得!」玄無說。
「你到底是怎麼當上皇帝?」小夏不可置信的問。
「靠朕的睿智。」玄無理所當然的回答。
「睿智啊……」小夏不苟同地盯著玄無。
「不說那個了,你聽過我國的秋豐慶典嗎?」玄無話鋒一轉。
「聽過,清平國的秋豐慶典因熱鬧繁華而聲名遠播。」小夏眸光閃爍。
「秋豐慶典明夜在京城舉行,一起去吧!」玄無提議。
「你的風寒還未痊癒,不宜外出吹風。」小夏眨眨眼說。
「區區風寒,明日就會痊癒。」玄無擺擺手說。
「…好吧,若明日你真痊癒,我就同你去。」小夏妥協。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