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夏淺歌》第四章

「這禮我不能收。」小夏為難地望著裝滿綾羅錦繡的衣箱。
「為什麼不能收?你不喜歡嗎?」玄無稍顯不滿。
「不是不喜歡,是太過貴重。」小夏說。
「哪裡貴重了?不過是幾件衣裳。」玄無說。
「……」小夏面露難色。
「難道你要朕求你收下嗎?」玄無笑問。
「那怎麼行,我收下便是。」小夏妥協。
「你趕緊試試,若不合身,朕馬上命繡匠改。」玄無說。
「我知道了。」小夏隨手從衣箱內拿起一件深衣,走入屏風之後。
「小夏,朕想問你一件事。」玄無突如其來的問。
「什麼事?」小夏問。
「你為什麼不願接受朕的感情?」玄無問。
「我也說不清原因…對不起。」小夏聲音瘖啞,布料摩擦的窸窣聲戛然而止。
「罷了,說不清原因也無妨,」玄無踏入屏風,直視著小夏說:「反正你總有一天會接受的。」
「…我在更衣。」小夏的話語染上怒意。
「朕幫你吧。」玄無替小夏拉整衣襟,衣下若隱若現的傷疤映入眼簾。
「我自己來就好。」小夏說。
「那些傷是先令尊弄的嗎?」玄無問。
「…是的。」小夏急忙拉緊衣襟。
「消不掉嗎?」玄無問。
「已經慢慢在淡化,再過一段時間就會消失吧。」小夏說。
「若你對東寧的感情也能跟這些傷疤一樣慢慢淡化,最後消失掉就好了。」玄無臉上浮現一抹蘊滿哀痛的淺笑。
「這是不可能的。」小夏垂下眼,千瘡百孔的心始終難以痊癒。
「果然啊…」玄無的眼眸染上陰鶩,一瞬又恢復清澄:「慶典快開始了,你趕緊將衣服穿好,朕在外邊候著。」

夜幕籠罩,滿街張燈結綵,攤販佔據街道兩側,人來熙攘中,玄無牽著小夏緩步前行。
「請放開。」小夏試圖甩開覆在右手的溫熱。
「會走散的。」玄無稍稍加重力道,不讓掌中的冰涼溜走。
「……」小夏放棄掙扎,心下騷亂不安,記憶鋒利地劃開心中方結痂的傷。
「小夏,怎麼了?身體不舒服嗎?」玄無敏銳地察覺小夏的異樣。
「不,我沒事。」小夏故作冷靜,微顫的語氣卻洩漏了他的脆弱。
「唉,朕帶你去安靜的地方坐坐吧。」玄無拉著小夏穿越擁擠的人潮,遠離熱鬧喧囂的大街前段,一整排未點燈的樓房跟漆黑幽暗的街道映入眼簾。
鑽過小巷,他們在靜謐無人的河堤席地而坐,眼下河水潺潺流動,波光月影交織河面,拂面而來的晚風清冷潮濕,玄無褪下外袍,披在小夏身上。
「謝謝。」小夏低聲道謝。
「…觸景傷情?」玄無問。
「你何以得知?」小夏反問。
「你是那種會把事情寫在臉上的人。」玄無回答。
「是嗎……」小夏的視線飄忽不定。
「小夏,你說過你有點喜歡上朕了吧?」玄無問。
「去年。」小夏說。
「去年嗎……」玄無情緒複雜。
「我對東寧的感情真的沒辦法說放就放。」小夏垂下眼睫。
「沒關係,朕說過了吧?無論多久,朕都會等你的。」玄無的笑漾滿苦澀。
「為什要做到這種的地步?」小夏問。
「因為朕很清楚,從喜歡上你的那天起,直至今年、明年,甚至是後年,朕都會一直喜歡你的。」玄無凝視著小夏說。
「…玄無,我有很重要的事想跟你說。」小夏正色道。
「朕洗耳恭聽。」玄無說。
「你還記得我曾在你面前哭過吧?」小夏問。
「記得。」玄無說。
「那是我第一次在人前哭泣,還有那天捉魚,我是第一次打從心底真切地笑出來,比跟東寧在一起時更加愉快、更加自在…待在你身邊能令我感到前所未有的溫暖與安心…我想我大概喜歡上你了……」小夏說。
「既然喜歡上了,為什麼你還不肯接受朕的感情呢?」玄無問。
「我說不定在無意識中把你當作東寧的替代,在釐清自己的感情前,我不能輕率地接受你的感情,你是那麼認真的喜歡我,我不想這樣對你。」小夏說。
「為什麼你會覺得自己將朕當作東寧的替代?」玄無追問。
「因為,此時此刻若問我是否你,我真的答不上來,我對你的感覺跟對東寧的感覺有許多相同之處,相異之處卻更多,但我生平第一次產生這樣的悸動、這樣的感情,所以我真的弄不明白…對不起……」小夏說。
「弄不明白也沒關係,」玄無將手輕輕搭在小夏的手背上:「沒關係的,慢慢來吧。」
「別對我那麼溫柔,我會愈陷愈深的。」小夏將頭倚在玄無肩上。
「那不是很好嗎?」玄無輕笑。
「…或許吧。」小夏闔上眼,任繾綣在心底肆意蔓延。

夜深人靜,一抹疏淡的月光擱在枕邊,小夏翻來覆去,輾轉難眠,腦海不時浮現玄無的臉,與東寧的過往恍若隔世。
忽然,書卷摔落地面的聲響自外邊迴廊傳來。
小夏翻身下床,推開門,發現雲雀正慌忙地撿拾散落一地的書卷,隨即蹲下來幫忙。
「謝謝。」雲雀抬眸道謝。
「別客氣,這麼晚了還在整理文案?」小夏問。
「是啊,整理得太過專注,忙完才發現已經這麼晚了。」雲雀說。
「這些要送到哪裡去?」小夏又問。
「書庫。」雲雀說。
「還挺遠的,我替你分擔一些吧。」小夏說。
「感激不盡。」雲雀說。
兩人穿行於曲折的迴廊,趨近一座小亭時,一陣談話聲傳出。
「會是誰呢?」雲雀好奇地想上前一窺究竟。
「等等,」小夏急忙拉住雲雀:「這個時間會在這種地方談話絕多數都有什麼隱情,貿然現身恐怕會有危險,先躲在這觀察看看吧。」
「說得是。」雲雀點點頭,跟著小夏藏身於宮牆之後。
「玄無,你真不後悔?」一個陌生的男聲。
「丹,無論你問幾遍,朕的答案都不會改變,朕絕不後悔。」玄無說。
「沒想到你可以為了夏做到這種地步。」東寧說。
「是啊,居然提出『在夏喜歡上你並願意跟你一起離開皇宮,隱居鄉野的時候就把皇位讓給我,但在此之前無論是多荒唐的行動都要暗中協助你』這樣的條件。」丹說。
「小夏過去因身分被扯進許多的權勢鬥爭,朕想讓他過上平靜的生活…唉,若不是東寧出紕漏,這想法早已實現。」玄無嘆道。
「這怎麼能怪朕,朕也沒想到會變成這樣,受到那樣的打擊,夏不飲下砒霜,竟選擇成為戰俘之身,難道是想苟且偷生?」東寧說。
「小夏不是會苟且偷生的人,說到底就是你的問題,沒事跟小夏說那是砒霜做什麼,直接把藥混在菜餚裡,讓他吃下不就得了。」玄無說。
「那樣就沒人當朕的代罪羔羊,再說有問題的是你才對,夏來你這後,你明明有很多機會可以下藥,你為什麼不下手?」東寧問。
「不是不下手,是下不了手。」玄無說。
「先用秘藥讓夏失憶,再騙他說自己是跟他相約要共度一生的戀人,後因意外而忘卻一切,這樣你就能如願與他隱居並『舊情復燃』,想得出這樣的計畫,卻說下不了手。」丹斜睨著玄無說。
晴天霹靂,小夏一瞬愣怔,思緒拋至九霄雲外。

Related Post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