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雲雀才剛伸出手想阻止,小夏已經一拳狠狠砸到玄無臉上。
「小夏!?」玄無目露驚詫。
「你們說的話我都聽到了!」小夏厲聲道。
「對不起,朕只是太想得到你了,才會……」玄無心疼又著急的解釋,卻被小夏強硬地打斷:「你的愛太過極端,太過沉重,我承受不起!」
「……」玄無囁嚅著唇,不知該如何回應。
「所以,請你放棄我吧!」小夏掙扎著說完便轉身離去。
「等等!」玄無慌忙拉住小夏。
「我沒辦法在知道這種事後還若無其事的待在你身邊,更何況試著愛你,所以就到此為止吧,趁現在還陷得不深…明日天一亮,我就離開。」小夏的眼中溢滿慍怒與傷痛。
「……」玄無緩緩地鬆手,任由小夏從自己的視野中逃離。
「玄無,你嘴角有血。」東寧提醒。
「那拳力道真猛,你還好吧?」丹問。
「還好……」玄無隨手抹去嘴邊的血漬,只覺心宛若刀割,比臉更疼。

夜深人靜,桌案上燭火搖曳,光影浮動,小夏心亂如麻,難以接受事實,那樣真心喜歡自己、對待自己的玄無竟然……
「夏公子,」雲雀推門而入,手中捧著一壺茶:「我沏了茶,喝點吧。」
「嗯,外面在下雪嗎?」小夏問。
「是啊。」雲雀遞給小夏一杯熱茶。
「謝謝,今年的初雪來得比往年晚一些。」小夏啜幾口茶說。
「夏公子,您真的要走?」雲雀問。
「嗯。」小夏回答。
「您打算去哪?」雲雀問。
「找個清靜的地方隱居。」小夏說。
「明日路會積雪,您不等雪融了再走嗎?」雲雀試圖挽留。
「不了。」小夏回絕。
「既然您心意已決,那我便不再攔阻,我會替您安排馬車。」雲雀將小夏已空的茶杯斟滿。
「謝謝。」小夏一口將茶飲盡。

天濛濛方亮,馬車緩慢前行,小夏發著楞,交錯的思緒穿插著玄無的身影。
忽地,一陣頭疼排山倒海地襲來。
「嗚……」小夏撫著頭,拼命凝聚逐漸潰散的意識。
馬車驟然停下,布簾被猛然掀開,車夫強行將小夏拉出車廂,皚皚白雪與蜿蜒流溪映入眼簾,這是先前被玄無帶來抓魚的地方。
「你做什麼?放開我!」小夏擠出最後一絲力量掙扎。
「安分一點,我只是奉命將你帶來這,不會傷害你的。」馬夫說。
「奉誰的命?」小夏問。
「…雲雀姑娘。」車夫遲疑地答道。
「怎麼……」小夏話還未出口,知覺已失,倒臥在地,兩行清淚順頰而落。
車夫見目的已達到,便駕著馬車離開。

「住手!玄無!」丹以身擋下正想對雲雀動手的玄無。
「你知道那女人做了什麼嗎!她竟騙小夏喝下摻著那藥的茶!」玄無氣急敗壞。
「是我叫她這麼做的。」丹語氣平穩。
「為什麼這麼做?」玄無質問。
「為了盡快得到皇位,我可沒耐性讓夏拖個兩、三年,增加你反悔的機率,再說,你也很想趕快得到夏不是嗎?」丹說。
「是沒錯,但朕不想用這種手段!」玄無說。
「事已至此,多說無益。」丹手一揮,好幾名親兵將玄無團團包圍。
「你做什麼?」玄無警戒地問。
「若你想平安無事地見到毫髮無傷的夏,就趕緊在退位詔書上簽字畫押。」丹冷冷道。
「朕待你如手足,你竟如此回報朕!」玄無怒吼。
「就因你對我情深義重,我才想用兩全其美的方式解決,我備了兩箱銀兩,夠你們下半輩子衣食無虞。」丹說。
「……」玄無掄緊拳頭,哆嗦著唇,氣得說不出話來。
「再不快點,夏可是會有生命危險的。」丹說。
「可惡!朕簽了便是!」玄無說。
丹從懷中掏出一卷黃綾,攤在桌上,一旁的親兵送上筆墨、印泥,玄無心不甘情不願地簽字畫押。
「快把小夏還來!」玄無說。
「夏昏倒在你跟他捉魚的地方,後門有輛馬車,我說的兩箱銀兩跟衣箱等行囊都放上了,趕緊過去吧,免得夏凍死。」丹說。

一夜降雪未止,雪花仍稀疏飛落,地面已堆砌一層薄雪。
玄無急切地跳下馬車,在一望無垠的銀白中尋得小夏的身影。
玄無蹲下身子,將渾身冰涼的小夏擁入懷,吻上他的額際,輕喚其名。
小夏眉睫輕顫,幽幽醒轉。
「小夏,你還好嗎?」玄無的神情溢滿擔憂。
「…你是誰?這裡是哪裡?」小夏一臉驚惶地想掙脫玄無。
「……」玄無的目光充斥著苦澀。
「我又是誰?為什麼我什麼都不記得了?」小夏慌得不知所措。
「冷靜點,你的名字是夏,夏至的夏。」
「你呢?你是誰?」小夏追問。
玄無傷神地迎視小夏,啞聲道:「我叫玄無,是你的戀人。」

Related Post

第四章

「這禮我不能收。」小夏為難地望著裝滿綾羅…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