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uri on ice二創〈Waiting For The Apology〉

勇利邊擦拭濕漉漉的頭髮邊走進房間,看見坐在床緣的維克多正滑動著手機螢幕便隨口一問:「在看SNS?」
「嗯,勇利,我幫你把頭髮吹乾吧?」維克多將手機放上床邊櫃。
「唉?不、不用了,我自己弄就好。」勇利拒絕,轉身拿取吹風機。
「不知道是誰把賽後宴會上發生的事忘得一乾二淨,還在決賽前一天說要退役把教練惹哭什麼的……」維克多臉上顯露出不滿。
「那些事我都道歉過了吧?」勇利坐在維克多身旁。
「竟然想用一句道歉就把所有事抵掉,勇利好過分。」維克多哭喪著臉。
「…好吧。」勇利將手中的吹風機遞給維克多。
維克多爬上床,跪坐在勇利身後,勇利耳畔響起轟隆隆的吹風機運轉聲,隱約感覺得到維克多的指尖在自己髮間穿梭,勇利無所適從地盯著剛沖完熱水而微微發紅的腳尖,思緒胡亂飛揚……
─「從今天起我就是你的教練了,我會讓你在大獎賽總決賽拿到冠軍喔!」
─「勇利只要一想事情,跳躍就會失敗呢!」
─「勇利並不軟弱,大家也都是這麼覺得而已。」
─「我一直在思考做為教練接下來該做些什麼。」
─「世錦賽五連冠的我都休賽來當你教練了,至今為止你卻一個金牌都沒拿到,怎麼說得過去?」
─「世錦賽不讓你拿個五連冠,那可不划算。」
─「勇利!」
「勇利!」維克多的聲音猛然將勇利拉回現實。
「什麼?」勇利一臉茫然。
「頭髮已經吹乾了喔。」維克多把吹風機隨手丟在一邊。
「啊、嗯。」勇利這才完全回過神來。
「你在想什麼?」維克多從後面環抱住勇利。
「沒什麼。」勇利微微轉頭,輕吻維克多的臉頰。
維克多先是一愣,接著馬上把勇利按倒在床上,勇利還來不及反應,維克多已經吻上勇利的唇。
「從我認識勇利開始就一直驚喜不斷呢。」維克多凝視著勇利說。
「是嗎?」勇利反抱住維克多,給了一個回吻,兩人唇瓣交疊便一發不可收拾,本應是深情的輕吻演變成火熱的纏吻,唇舌緊密交纏,發出濕溽的聲響,維克多開始試圖褪去勇利的褲子。
「等一下。」勇利推開維克托。
「唉?」維克托的聲音夾雜幾許不悅。
「保險套。」勇利從滿臉通紅的維克多眼中看見自己同樣赧紅了臉的倒影。
「我去拿!」維克多挪動身體,拉開床邊櫃的抽屜,伸長手在抽屜內胡亂翻找。
「找不到嗎?」勇利見維克多遲遲找不到,忍不住開口。
「為什麼沒有?」維克多不解地嘟囔。
「上次用完,我拜託你買回來,你有買嗎?」勇利問。
「抱歉、抱歉,我完全忘了。」維克多笑說。
「沒關係,我現在去買。」勇利從另一側下床。
「啊,我去買,你在家等,我很快就回來。」維克多說。
「這本來就一直是我在買,我去買就好。」勇利說。
「算了,今天還是別做了。」維克多臉色一沉。
「我不是說沒關係嗎?你為什麼還要說這種話?」勇利語氣不悅。
「那為什麼你明明在生氣還要說沒關係?」維克多反問。
「……」勇利沒有回答。
彼此錯開視線,困窘的沉默持續堆積凝結,籠罩了整個房間。
「…還是我去買吧。」沒等維克多回應,勇利就披上外套,逕自離開房間。
維克多長嘆口氣,落寞地坐在床上,記憶宛如潮水湧出……
─「再跟我一起繼續一年的競技生活吧!我一定要拿到金牌!」
─「就在這次總決賽結束吧。」
─「一直以來非常感謝你,我、我想不出更合適的東西……」
─「在引退之前,我就拜託你了!」
─「表演已經開始了喔,維克多。」
─「一言不發都行,陪在我身邊、不要走啊!」
─「我希望維克多就是維克多!」
「勇利是笨蛋。」維克多不滿地碎唸。
忽然,手機鈴聲響起,看到來電顯示的名字,維克多有些抗拒地接起電話。
「喂?維克多?」勇利略顯乾澀的聲音從電話另一頭傳來。
「勇利,你要回來了嗎?」維克多目光黯淡。
「嗯,你還要買什麼嗎?」勇利的口吻難掩尷尬。
「沒有…但是我餓了。」維克多語氣低落。
「那…」勇利沉默幾秒後,試探性地開口:「我們一起去吃點什麼?」
「好,我現在就去跟你會合!」眼眸閃爍著溫潤光輝的維克多拎起大衣,帶著馬卡欽匆忙出門。
聽到電話突如其來的斷線提示音,勇利勾起嘴角,嘆氣似地說:「維克多連我在哪都還沒問呢。」

Related Post

2 thoughts on “Yuri on ice二創〈Waiting For The Apology〉

發表迴響